jim yeh on 六月 29th, 2009

如果眼睛的類化不能用左眼管右腦、右眼管左腦來推論太陽代表左眼,月亮代表右眼,那麼有沒有其它的方式來區分左右眼的類化呢?其實答案就在椎狀細胞與柱狀細胞的身上。太陽代表左眼,月亮代表右眼,並非因為生理功能的切割,而是仿照生理機能所演化而來的文化意向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眼睛在占星學上的類化

     
jim yeh on 六月 26th, 2009

假如我們可以認清生命的意義,就可以放下掌控以實現我們優質世界的圖像。但問題我們總是習慣的本能反應總是讓我們情緒受不了刺激乃至於失控,而看不到事件所突顯的意義所在。這些意義不是在表相上可見的選項,而是必須深入內在需求的真相,然後才能創造出可以豐富生命的意義。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關於認清意義

     
jim yeh on 六月 14th, 2009

當然主講者也讓大家對控制理論有初步的認識,並與大家座談如何解決生活所碰到的親子問題,令人受益匪淺。同人覺得有必要將這個課程的訊息分享出去,希望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訊息而助於此課程的推廣,讓課程可以繼續下去並讓更多人受益。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學習控制理論增進親子關係

     
jim yeh on 六月 7th, 2009

程式碼的重覆性使程式不容易維護、以及增加系統出錯的機率,同時使得程式的再用性難以提昇。因此降低程式碼的重覆性對程式碼的品質與彈性有很大的助益。然而,在資料存取與與物件型別的無法分離的情況下,卻會使得開發者難以對治程式碼的重覆性;相同處理資料的邏輯,受限於處理資料的不同型態,使得開發者必須依據資料型態不同,而改寫同一段程式碼,使得程式碼很難共用。 就像一個比較常見的例子是資料永續存取的實作,常會因為存取資料型態的不同,而影響到資料存取的界面,因此對每一個需要持久化的商業領域物件,都必須重覆地實作它們的 CRUD 存取功能。 雖然透過永續層的概念,我們可以將這種重覆性隔離開來,加上有些 ORM 永續框架的協助,開發資料存取物件的負擔並不太大。然而即使如此,我們有沒有可能避免重覆開發資料存取的元件,不用針對每一種物件型別都要寫一支相對的資料存取物件呢?要達到這樣的目的,我們必須分離資料存取的處理程序與物件型別,但要如何才能做到呢?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降低資料存取的重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