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六月 29th, 2010

這週日與愛麗絲見面閒聊近況,我們聊到了地球的歲差現象與寶瓶座年代的主題。她以為寶瓶座年代大概還要在 150 年才會到來,同人告訴她其實寶瓶座年代沒有那麼快來到。在我的印象中,記得寶瓶時期好像還要再等 500 多年才會來到,加上之前曾看到維基百科提到寶瓶座年代大概開始於公元 2600 年之後,我便告訴她寶瓶座時期還要再等五、六百年左右。 本著求真的精神,在我們聊完回家後,同人想到應該把寶瓶座時期具體的開始時間算出來,於是用了 astrolog 軟體看看現在地球的春分點在恒星黃道的位置,然後運用歲差原理算出寶瓶時期開始的時間,結果發現與我之前告訴愛麗絲的時間有些落差。我想到我過去曾經寫過一篇主題為「新時代與寶瓶時期」的文章,並沒有在我的網誌中發表,其中算出來的時間與現在算出來的結果很接近,於是想到藉這個機會修改那篇文章,發表這篇〈新時代與寶瓶時期〉的文章。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新時代與寶瓶時期

     
jim yeh on 六月 28th, 2010

上週在噗浪上看到一則由某位占星老師發出的訊息,提到對前天溫布敦網球賽,打出史上最長的一戰,歷經 10 小時仍未分出勝負的評論。這位占星老師認為,雙方的體力與意志力都很驚人。他說如果是你面對對手的猛烈攻擊能夠撐上10小時嗎?在這場長達10小時的體力挑戰當中,兩人誰也不願意先躺下,美國 Isner 是金牛座,日冥對分,火土對分;法國 Mahut 是水瓶座,日冥四分,火土合相。兩個固定星座,又都有日冥火土相位真的表現出驚人的意志力。 看來這位占星老師認為這場驚人的比賽,是因為比賽選手具備有日冥火土的大十字相位的格局。而看到底下對這則訊息的回應,也只有一位網友提到流年的影響:「火星還入處女接近土星,兩邊為了一點點的分數而糾纏不清」。似乎大部分的人都同意,雙方體能與意志力的驚人,正是兩位選手本命特質的實際體現。這樣來說,選手本命星盤的土冥四分相位,應該可以解釋這場比賽時間破歷史記錄的發生。 的確,如果兩位選手的本命星盤的配置,正如這位占星老師所說的一樣,再加上兩位選手所締造的世界紀錄,這當然是非常了不起的巧合。因此很容易讓人相信,選手本命星盤的土冥四分相,與比賽時間破歷史記錄有相當的關係。但如果這樣的推論是成立的,那麼為什麼這兩位選手對壘的前四盤,不見比賽的長時間拼鬥廝殺呢?如此,我們就不應該相信,選手本命盤土冥的四分相位,與比賽時間有決定性的關連。 占星學經常被科學以因果論的觀點斥為無稽之談,如同史蒂芬‧霍金在《胡桃裡的宇宙》的質疑,未來不可能靠宇宙中的幾顆石頭來預測,而占星的預測通常都不具體,模擬兩可使它無法經過科學實證主義的驗證。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是因果還是巧合?

     
jim yeh on 六月 15th, 2010

「命運決定性格」是人們耳熟能詳的一句話,它通常是用來說明性格影響命運的必然性。或許這句話聽起來是這樣的理所當然,導致一般人可能連想都不想就認定它是一項必然的真理。然而,如果命運是由性格來決定的,那麼性格又是什麼所造就的呢? 回顧我們自己的經驗,相信應該不難發現:性格決定命運,但另一方面,命運也一直主宰著我們的個性。因此,性格與命運之間的關係應該不是直接的線性因果關係所能解釋的。 關於性格與命運的關係,同人想到上個月,在公司迎新聚餐就有同事提到一個有趣的故事。有人問織田信長、豐田秀吉、德川家康,如果樹上的杜鵑不叫,而你又希望他叫,這時候你會怎麼辦?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性格和命運

     
jim yeh on 六月 9th, 2010

前一陣子,同人經歷了一場衝突。在那場衝突中,我與同事進行了言語上的激烈辯論,辯論到後來演變成雙方的意氣之爭。本來對同一件事情,當雙方出現意見分歧這也是很正常的事,加上那次爭論的主題與工作本身無關,所以既然彼此無法針對那件事來溝通,那理應不研究不討論,以免破壞同事間的情誼。 但那場衝突卻讓我體驗到內在心靈面對外在事物的挑釁,使得自我意識按捺不住內心的情緒起伏而起而對抗,或許這是潛意識要意識正視自我內在的衝突,以經驗意識與潛意識的整合。剛好我和同事發生爭論的主題是食物的營養價值,或許這個事件是要我體驗爭論的心理價值。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爭論的心理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