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月 27th, 2010

比起個人的單打獨鬥,團隊合作可以創造更高的效益,但該如何組織高效率的團隊,却往往是令人傷透腦筋的一件事。團隊在組織中是跨越部門的功能性與職位層級的工作小組,它組合了多樣性與一致性兩種特性。團隊多樣性是來自於組織當中不同的部門或功能群組事業單位,而一致性則是基於相同組織具有相同的企業文化及共同目標。 由於這兩項特性,在團隊中是彼此對立但卻又是相輔相成的,因而容易造成管理團隊合作的困難。團隊可以發揮成員能力多樣性的優勢,產生團隊綜效而創造更高的整體效益,但另一方面,團隊的多樣性太高,將會對一致性造成衝擊,使管理者面臨到管理的困難。 團隊多樣性有助於團隊績效,但多樣性很容易使成員之間因為意見分歧,進而產生情緒反應與相互的干擾行為而發生衝突。衝突通常對團隊績效是有損害的,這在團隊發展是需要注意的問題,因此團隊領導者通常需要想辦法增加團隊的一致性,以降低成員之間一旦發生衝突的麻煩。 同人之前在文章〈技術經理的教練角色〉,就曾經提到技術經理不應該為了增加一致性而犧牲多樣性。在那篇文章同人對通達人提出的觀點,表達我的看法。他認為在保有多樣性的同時,也必須注意—致性。因為一致性是合作的基礎,就像足球隊隊員們都須熟練基本技巧「控球」和「傳球」,才能在實際比賽中透過一系列交互傳球得分。 同人當時以「必要多樣性法則」來說明如果技術經理的管理彈性不足,他就只能對團隊成員處處設限,以減少團隊的多樣性來降低管理的困難。但如此一來也等於抑制成員的創意,常會使得問題的解決更加困難。因為團隊可以視做一個動態系統,這個系統的行為將會由系統最有彈性的部分來掌控。換句話說,如果技術經理的彈性不足,那麼團隊的多樣性將會造成他控制整個系統的困難度。 從「必要多樣性法則」可以理解,如果希望利用團隊創造出更高的效益,多樣性是不可或缺的,否則團隊合作所產生的效益必然會欠缺創造力。這樣的觀念就像自然界生物與社會發展的演進一樣,存在差異性才能促成個體致力於創新與改變,進而促成整體性的發展與成長。 有趣的是,前一陣子同人在《我不要當負翁!教你如何經濟思維》這本書中也看到以經濟學的交易及合作的觀念來解釋團隊多樣性的必要性,也覺得非常有意思。 《我不要當負翁!教你如何經濟思維》提到運用「絕對優勢」和「比較優勢」都可以創造合作的效益。「絕對優勢」可以降低生產的會計成本,而「比較優勢」則是可以降低生產的機會成本。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成員能力優勢與團隊多樣性

     
jim yeh on 十月 5th, 2010

最近看到深林在《兩性戰國電子報》,發表了〈一段美麗的…外遇〉的文章,提到最近有一篇報導,是一個跨越了半個世紀與半個地球的愛情故事。 五十七年前,二十五歲的袁迪寶是浙江醫學院的新生,認識了大他一歲的中法混血兒,教他俄文的老師李丹妮,兩人陷入熱戀。問題是袁已經結婚了;他進學院時才新婚一個月。李想要他跟她一起回法國,袁因不捨得傷害髮妻而沒有答應。李黯然回法,後來因文革兩人斷了聯絡,這一別就超過了半個世紀。 袁的髮妻十多年前去世了。他的一個媳婦後來知道公公的愛情故事,鼓勵他寫信找舊情人。沒想到李竟收到,而且回信了。他們才知道李是個漂亮聰明的女人,卻竟為了這段愛情而終身未嫁。兩人迅速在廈門會合,結成夫妻。袁八十二歲,李八十三歲。 深林說他不知道怎麼看這個故事。他指出這是個刻骨銘心的愛情;兩人的愛情超越時間和空間,那真是偉大而了不起,令人感動。他相信這樣的愛情是每個人最完美的夢想。深林表示他很羨慕,也誠心替兩個人高興,只是他說他有點不懂:袁的髮妻在這故事中,扮演的應該是什麼角色?據報導除了知道她叫黃秀雪,是個護士之外,就再也沒有更進一步的資訊。深林說他不由得仍替黃難過:她是完全無辜的,卻多少有點成了絆腳石的角色,而且沒有人記得她。 深林表示他完全無權無能置喙袁李外遇的問題,因為他們之間的感情是如此深刻;袁沒有逃避對結髮妻子的責任,而李也為了這段愛情而終身不嫁。不過深林從這個故事想到兩個更深刻的問題:愛情是無法控制,會自然發生嗎?所有的外遇是否都是錯的,是不是會有情況可以合理化,或「情有可原」化?他認為也許這個事件讓我們再回來想想人類複雜的情緒與感情。有時,許多理所當然的事再仔細深思,似乎不是那麼理所當然了。他提醒那些自以為可以想齊人之福的還是好好面壁反省罷。要記得至少從報導上來看,袁和李雖然讓愛情發生了,至少他們沒有越過該守的界限。 看完了深林的觀點,也讓同人想分享我對這故事的看法。深林覺得他不由得替袁妻的老婆難過,覺得她有點成為袁李之間感情絆腳石,不過同人倒是並不這麼想,我倒是認為這個故事真正美麗的是愛不是情。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真正美麗的是愛不是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