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六月 11th, 2012

同人想到了弗洛姆的《逃避自由》的觀點,我不打算在這篇文章有對特定的人物或新聞來評論,而是想探討台灣民主社會自由的逃避與覺醒,順便回應朋友有關光明與黑暗是否是二元對立,只能擇一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台灣社會自由的逃避與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