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八月 12th, 2015

同人一直都不是一位乖學生,但也因為如此我才能夠走自己的路,以自己的方式沉浸在占星的樂趣中,就像塔羅牌的原型也是離開丁老師研究它和占星學的關係。在 2012 年開始寫〈占星學的三大勢力〉時,一直以為丁老師推崇弗洛依德的心理學,而我傾向於接受榮格的心理學概念,所以才會和老師走不一樣的路。但等到將近 3 年,寫完〈占星學的三大勢力〉才發現,其實我是從精神分析學派走向人本心理學的新精神分析學派,除了榮格以外,還結合了阿德勒和弗洛姆等人的理論。關於占星學,從探索者的探索真理到同人的類族辨物,我一直只是想要做自己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占星學的三大勢力(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