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一月 26th, 2015

從建中校長說話的語意脈絡來看,他的意思的確不是說現在民主制度的選舉,不管學歷高低,一人一票是不公平的。不過同人卻發現建中校長在言談之間,已經有意無意地顯露出高級知識份子菁英的優越感在其中。但詮釋「並非採納較多人的意見就是民主」這句話,顯示他誤解了民主的真義,民主的意義是尊重多元價值,所以我們不可能用單一的學歷或其它成就來判斷,一個人可以比另一個人擁有更大的決定權。建中校長口中所謂一般人認為的公平,它並不是自由的公平。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自由中的公平

     
jim yeh on 十一月 25th, 2015

民主政治的進步,在於人們認清理想與現實的差異。但我們真的認清什麼才是真正的現實了嗎?不敢對國民黨投廢票,這並不是真正的面對現實,因為這只是天真者相信權威的表現,去相信不值得信任的人。而不敢聽從我們內在孤兒的聲音,去質疑權威、反抗壓迫,進而以獨立的省思來面對現實。 孤兒其實也是理想主義者,但他是失望的理想主義者,一個夢想破滅的天真者。藉由希望和夢想的破滅,才能讓人體驗到真實的經驗,而領悟到生命的成長。民主政治的發展也一樣,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最重要的是找到我是誰,並由自身的存在決定民主政治的本質。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天真者到孤兒:民主的理想與現實

     
jim yeh on 十一月 20th, 2015

蘇格拉底說過:「未經檢視的生命,並不值得一提」思索在團體中的自我絕對是值得探討的生命經驗,我並不想討論主觀的是非對錯,而它也不是我可以弄懂的,但我卻可以透過旁觀者的觀察,去分析在團體中的自我是怎麼一回事,弄清楚在團體中真的不可以有自我存在嗎?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在團體中的自我

     
jim yeh on 十一月 15th, 2015

「密格蘭的實驗」的結果顯示,在面對權威的壓力下,有 62 % 的人最後還是違背自己的心意,遵從權威的指示按下最強電壓的電鈕。所以依照這樣的結果來說,真正堅持挺柱理念的人,可能只有 38 % 左右,其他大部分人面對國民黨訴求「藍營不能分裂,而讓蔡英文當選」的操作變因,對於權威者下達違反良心的命令,人們多半會「挺不住」壓力而轉向挺朱。

不過,一鍋水要燒開其實不需要讓所有水分子沸騰,只需要從少部分的水開始沸騰,然後逐漸擴展一直到整鍋水都沸騰了。因此,即使國民黨的心理實驗可以讓大多數的人不敢違抗權威而違背心意,但仍有部分的人能夠面對觀念世界的「我」而做真實的自己。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國民黨的心理學實驗

     
jim yeh on 十一月 13th, 2015

多數人民比較容易服從權威而自動從眾,潛意識把某些政治信仰內化成自身的經驗,這些信仰多半是接受政治人物及媒體的教條似的宣傳。由於害怕焦慮,於是乎不敢有太多獨立自主的思考和判斷。然而,這種逃避自由的服從行為,將會使人更依賴權威或是讓反社會抗爭的行為更為激烈,為社會帶來毁滅的力量,因為我們與世界的關聯薄弱,也找不到讓有創造性的感動。

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真的值得讓我們引以為自豪嗎?到底我們正在逃離自由或是追求積極自由?2016年總統大選,我們投下手中的一票決定我們到底有多自由,還是免除不了被政治人物恐嚇的情境?當然,真正的積極自由不可能靠一次選舉就改變,但它會是從一顆風向球開始,就從投票行為背後的獨立思考開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自由的能力

     
jim yeh on 十一月 11th, 2015

莫札特是現實主義者,我們看到他的占星命盤中,代表認知功能的三宮表現出代表客觀的風象星座的特質,這正符合感官認知功能的解讀事實而非詮釋事實。三宮在天平座代表認知功能的基本態度是朝向事物的平衡與協調以追求美感,宮內木星在天平座也代表更深入體驗融合不同文化的平衡之美,特別是表現在作品的創作上,能夠使人感受到深刻的內涵。木星引動落入寶瓶座的金星代表將其熱愛生命與人類關懷的理念注入他的創作思想之中。

於是莫札特的作品可以保持純粹音樂的元素,在於木星與水星、太陽、以及金星的吉相,不因為生活困頓而表現失意,而是呈現正向,活潑,與充滿希望的愉悅。

從星盤可以看到莫札特的反應態度是傾向認知的。因為太陽三合三宮中的木星,顯然就是仰賴不斷認知勝過價值的判斷。十二宮中海王星會一宮頭引動五宮月冥吉相,衝動六宮土日水,也代表其海王星隨遇而安的認知態度。王室賜給莫札特的褒揚和職位總是有名無實,使他必須因為經驗拮据而勞累工作,但為非王室及平民的演出及創作卻是大受歡迎,這正是海合月衝日的呈象。海王星反應莫札特隨命運起伏的藝術認知。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氣質占星:音樂神童莫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