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星座專家和占星師都告訴你:星座是統計學。但其實他們搞錯了,星座(特質)並不是統計出來的。

科學需要任何符合實證主義的觀點,所以都需要統計來檢驗。因此假如占星學要訴求科學,則應該要符合實證主義,也必須要經過統計學的檢驗。但星座是統計學的說法其實忽略了星座特質的歸納和演繹脈絡,這些是占星模型的精髓所在,而它們不是統計學。統計學只是驗證星座確實可以預測性格的方法,並非用以歸納星座特質的方法。

星座的特質是古人長期觀察天象,歸納與演繹出星座與人事變化的關聯而發展出的學說。雖然星座是統計學的說法是為了賦予星座的科學性,以免被宗教勢力打壓而能生存下來。占星科學性的根源,並非來自於因果律,而是非因果律,也就是同步事件的關聯性。已經由心理學者榮格證明沒有因果關係的事件會在不同的空間同步發生。

用古代傳統中國的哲學觀來說,這就是天人合一的觀念。天上呈現什麼星象,人間就會有相對的人事感應。所以如果只是說星座是統計學,就說某個星座具有某種特質,這在科學上是不足以站得住腳的。有科學家曾對嗤之以鼻表示:遙遠的石頭怎麼會和地球上的高等生物的行為有關(見霍金寫的《核桃裡的宇宙》)?統計學的關聯是無法證明因果關係的,除非在統計背後存在合理解釋的模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一月 11th, 2017

在媒體、網路或報紙上,我們經常會看到或聽到星座運勢的預測。列出黃道十二星座中,那些星座這個月財運怎樣,戀愛及工作運如何。不少人覺得它們有趣,也可以增加談天的話題,有人會認為星座運勢有助於占星學術的通俗化,但我也發現它也常誤導了人們對占星學的了解。

由於星座運勢這一項商品,販賣它的星座專家通常不會花太多的心力去介紹占星學的來龍去脈。當然不一定是星座專家不懂,而是他們的顧客想聽的不是占星學,而是經過簡化可以速食的星座學。但星座學是什麼東西呢?其實說穿了只是為平淡的生活找一些樂子或者是為苦悶的情緒找一些出口;想得到星座的肯定,以及發洩被不同星座的人欺負的怨氣。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一月 5th, 2017

最近看到某一位占星與塔羅作家,在她新出版的書上寫塔羅牌的魔術師屬於風元素,我想這是因為魔術師對應到占星學的水星的關係,只是水星守護雙子座是風象星座,但也守護室女座是土象星座呀!再看到她寫的皇后卻是風元素加上土元素,為什麼同樣是守護風元素和土元素的金星和水星,兩者的詮釋會有這種差異呢?

作者在粉絲專業回答我的疑惑,但我發現她對水星的認知還有點特別。她說:

水星的特質跟土比較沒那麼搭,所以我是反過來,把處女座賦予了一點風元素的感覺,反正他本來就是變動宮嘛!

她這個回答,讓我覺得這位作者對占星要素的解讀,其實是憑感覺的。變動宮就可以歸類成風元素,這個 Tone 也實在跳得太厲害了!我相信這就是沒有深入學理的緣故,只是憑空想像而臆測星體的特性。我發現他的讀者就有人被誤導,不知道水星其實具有土象特質。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十一月 17th, 2016

這個網誌發表過不少宣告式語意的文章,它們是同人以泛函編程的思維,以不同語言包括 C++、以及 Java 1.6 實作宣告式語意的手法。然而,這半年來,同人用 Java 1.8 實現宣告式語意的設計手法,深深感受到宣告式語意脈絡之妙,所以這篇文章要來談一談宣告式語意的脈絡,讓我們姑且稱它為 Context 樣式吧!

宣告式的運算邏輯和命令式的運算邏輯的差別,用最簡單實際而又具體的語言來說明,就是前者用「條件判斷」和「迴圈處理」來控制流程,而後者則是取法於數學模型典範;也就是利用操作「集合」的概念並且運用「遞迴」的手法來化簡問題,還有用函式表示式來「延遲運算」,使宣告式語意變為可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二月 11th, 2016

丙申年大年初一晚上日月相會,刑東升命宮的火星,暗示這將會是充滿衝突對抗的一年。本來溫順禮讓的人民,不管是外在表現還是內心情感,在在表現極端和暴衝的行為,需要特別注意。由此看來,今年人們在生活上,會因為對政治、社會、以及人我關係的不滿而激動,因此需要特別注意在溝通表達、自我察覺方面多修煉,多藉助團體的力量及充實心靈藝術的活動以淨化提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二月 3rd, 2016

這個主題是值得研究的,其實 520 就職時盤和同人在前一陣子看過瑞陽老師分享的飄雪時盤似乎也指向相同的局勢。

從蔣公台灣復事盤在 520 就職之後的大運盤可以看到,台灣的大運顯示目前的局勢正是心靈與物質層面充滿矛盾的時代。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一月 19th, 2016

流行天后瑪丹娜是現實主義者氣質(SP),她的心理類型是屬於挑戰型(ESTP),是表現積極的操作者角色。在詮釋她的氣質在占星命盤中的呈象之前,我們先來看看瑪丹娜的傳奇故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十二月 24th, 2015

前文提到從占星看自我與原型的主題,本文繼續討論未完的三個原型。

每個人在出生以後,最早接觸的人是父母,因此自然而然會聽從教誨而接受他們的價值觀,並做為判斷事物的基本信念。但開始接觸世界中家庭背景和我們不一樣的人事物之後,一方面會讓人增廣見聞,學習更多知識;但另一方面這些知識也會對父母的教誨造成衝擊。孩子會發現父母說的不見得是正確的,這時候,老師和同學對孩子的影響反而比親情更大,因為孩子透過感官親自接觸世界。他知道他接觸到的世界和大人告訴他的是不是真的一樣,他有思考及分辨是非對錯的能力以面對現實。

在占星學中,第三宮代表一個人開始接觸世界的學習與溝通,在原型心理學則是對應到孤兒原型。孤兒原型和塔羅牌大秘儀六號戀人牌有關,從戀人牌中看到有關亞當夏娃、知識樹和大天使等圖象,正可發現孤兒的原型意涵。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十二月 21st, 2015

同人過去曾經詮釋過占星學與心理學三我之間的關係,但之前的討論並沒有加入榮格集體無意識的觀點。前一陣子同人閱讀了許皓宜博士寫的書《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終於發現到心靈占星學中有關自我發展的完整觀點,茲以這篇文章來分享我的心得與體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十一月 26th, 2015

建中校長和學生對於投票一人一票公不公平的爭論似乎已然落幕。《東海東》對錯亂校長發言序而扭曲他的觀點而表示道歉,但同人不是很認同輿論把這件事簡化成判斷校長和學生之間,對錯的零和關係,而忽略了其事件背後關鍵的本質思考。同人看過建中校長發言的逐字稿,我認為他用學歷或地位來衡量公平的前提是有問題的,這並非平等自由主義的公平。但看到許多人也許是因為立場而贊同建中校長,讓同人覺得應該寫一篇文章好好地思辨這個問題。

按照《東海東》公布建中校長談話內容的逐字稿,從建中校長說話的語意脈絡來看,他的意思的確不是說現在民主制度的選舉,不管學歷高低,一人一票是不公平的。不過同人卻發現建中校長在言談之間,已經有意無意地顯露出高級知識份子菁英的優越感在其中。但詮釋「並非採納較多人的意見就是民主」這句話,顯示他誤解了民主的真義,民主的意義是尊重多元價值,所以我們不可能用單一的學歷或其它成就來判斷,一個人可以比另一個人擁有更大的決定權。建中校長口中所謂一般人認為的公平,它並不是自由的公平。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