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死論調的超理智行為

早上在廣播聽到楊月娥說,女童割喉或是鄭捷隨機殺人案,最重要的不是嫌犯該不該判死刑,而是反省為什麼他們會變這樣,是不是他們求救無門才犯案。她還說,他們死不死對我們生活沒影響,所以判不判死刑對我們來說並不是重要的事。

楊月娥的觀點也許不能說錯,但我看到的問題第一個是忽略了人,再來隨之而來是因為忽略人而帶著邏輯的簡化。我發現問題核心還是我這兩天發現廢死聯盟及其擁護者的超理智行為。

超理智行為是以理性來屏障知行不一致的舉動,這種行為經常表示「只要我看不到你,你就不會存在」(駝鳥心態),也就是只看得到情境而看不到人。他們總是認為抽象的概念就是一切,其他人(包括他們自己),就什麼也不是。其實有些狀況比較輕微的超理智者,在自己碰到相同問題時,他們會覺醒他們的知行不一致,這就是為什麼有本來廢死的人,到頭來大力反廢死的緣故。

首先,討論為什麼嫌犯他們會這樣是沒有意義的,這樣就好像佛祖說過中第二把毒箭的情況一樣,明明中箭還不快去醫治,要等弄清楚為什麼中箭或箭上的毒是什麼才去醫治,結果等到毒發身亡可能都還得不到答案。討論什麼因素造成他們的人格偏差而殺人,這是很難有結論的問題,這會讓人陷入中第二把毒箭的繆誤而不能自拔。

其實社會的黑暗是永遠存在的,它是讓人去正視它而不是以為怎樣做它們就會全面被消弭。沒有惡魔,上帝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神性的展現是面對內心影陰的轉化而不是忽視或拒絕承認陰影的存在。所以黑暗的存在,是人必須自己去面對的,沒有一種社會制度或外在力量可以變成銀彈(如消滅狼人,一擊必中的解決方案)。雖然同人認為我們都是神的化身,但身為人就應該先好好面對自己的課題;不要以為廢死主張要求受害者放下仇恨,就能讓人得到救贖而解決一切,這並非慈悲而是殘忍。

因為廢死論調的超理智行為其實是自以為是的,把力量寄託在「一切」所謂虛無且高遠之至高無上的價值觀,這種超理智行為絲亳不去顧慮人的感受,卻只有無法面對現實的抽離概念,超理智者覺察不到自己知行的不一致,因為在他們的世界中,沒有人存在,包括他們自己

再來,隨機殺人及殺童者不判死刑對我們生活沒影響嗎?用賽局理論就可以輕易地證明這種想法的繆誤了。當社會以不懲罰加害者的方式來獎賞加害者,受害者就會一直被傷害,你能確認自己不被加害嗎?還是你可以選擇當加害者以免受害,這不就是我們社會現在的狀況嗎?當人對社會不公義的現象不表達反對意見,就等於默許不公義存在社會,並助長其破壞良善風俗的氣焰,雖然你並沒有參與做那些破壞公義的行為,但默許就是用信念加強集體意識的強度

所以反廢死只是想要一個可以讓人安心的社會,廢死者的超理智行為不想看它,可是它確實存在,而社會有人受害事件頻傳,其實是要人們去正視它,不是遮蓋掩飾它就會自然消失的呀!

後記:

2015/06/05 補充評論苗博雅的論點

廢死觀點的繆誤何在?

花了一點時間試著去理解主張廢死立委候選人的觀點,簡單來說,她的論點就是死刑制度無法遏止犯罪,也沒辦法對受害人家屬有實質補償,所以不如讓加害人終身監禁,並以勞務所得補償被害人家屬。

這樣的論點果然還是把焦點放在情境,而掩飾看不到人的觀點。首先死刑不能遏止犯罪,那有什麼可以遏止犯罪,廢死聯盟應該提出來,那這樣大家就不用為死刑爭論不休了,但實際上他們並沒有提出任何可以遏止犯罪的辦法,否則悲劇也不會一再發生,所以說死刑不能遏止犯罪根本就是廢話一句。事實是沒有任何刑罰可以遏止犯罪,但不能說這樣就要把死刑廢了,因為它是提高犯罪的代價並讓犯罪者面對並承擔他行為的責任。

再來是說,受害者家屬的傷痛是有辦法彌補的嗎?請設身處地想一下,如果你的家人、親屬或任何至關重要的人離開了你,是有什麼物質上的收穫可以彌補嗎?答案是顯然彌補不了。那這樣談彌補有何意義呢?彌補說還有一個更大的繆誤就是讓人可以承受殺人的風險;殺人不會被判死刑,到時候只要花費終身青春補償受害者家屬就好了,這個交易可能是划算的,但死刑就一切結束了,意圖殺人者可能會因為無法承受這個風險而打消殺人的念頭。

廢死聯盟的論調讓我覺得好像古時候的獻祭文化,人死了就算了,讓他犧牲來讓其他人得到幸福,這根本沒考慮一個活生生的人,從我們身邊離開的苦痛,用它來交換補償,這不會是我們想要的,己所不欲怎麼可以施於人呢!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分類: 佛法, 心理, 思考, 新時代, 新聞, 生活感觸。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在〈廢死論調的超理智行為〉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