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拜金社會

前幾天,在 funP 中看到一篇〈學生撈錢 拜金社會害的〉文章,同人認為寫得相當中肯,於是加入了推蔫的行列。不過,過了幾天,同樣又在 funP 看到另一篇文章質疑這樣的看法,在〈別動不動就怪社會~社會不是想像中的好怪罪〉這篇文章的作者認為,怪罪社會拜金的論調會誤導社會或讓做錯事的人可以用理由來原諒自己。

"學生撈錢"…似乎不太客觀,應該算是所有人都想撈錢。為什麼學生在撈錢時,就會把過錯推給心中所謂的"拜金社會"害的呢!?…我實在不同意這種說法,當我們不管兄弟姐妹朋友這些人在撈錢,並不會是因為拜金社會而做這件事,就算是,也不會認同是社會觀點害的。因為回到原點,當你覺得人家或是一個環境會害你,你可以選擇做好你自己,而不是跟大家一起去跳火坑,再回來說自己是被所謂的環境害的,這樣的觀念不但會造成誤導,還會使一些存疑的人更加的堅定自己的信念,而造成了不可挽救的錯誤!!

同人認同個人可以選擇做好自己,而不應把偏差行為怪罪社會風氣的觀點。但平心而論,閱讀了吳同學的文章,我並不認為他為文有責怪社會拜金風氣的意圖,而是想要提出一個供我們自我省思的方向。

如果拜金社會是一個現象,那麼在這種現況下,為什麼大家撈錢都合理,唯獨學生撈錢就不應該呢?這並不是在責怪社會拜金,而是假設社會拜金是目前的社會現實,指責這些大學生拜金的批評其實是在邏輯上存在著弔詭的不一致,大家都同樣地在迎合拜金的社會風氣,為何唯獨只對他們拜金大加撻伐呢?

所以如果社會拜金是一種普遍現象,面對這些大學生荒廢學業去做直銷,就不該只罵這些大學生奉行拜金主義,而是應該深切地體悟到,教導孩子們努力用功唸書的目的是為了得高分、考上好學校,只要有好的學歷,將來畢業後就可以鳶飛戾天、平步青雲的說法其實才是問題所在。

從生活中各類資訊的充斥,學生們早就發現到學歷不代表一切的道理。在我們眼中或許認為他們只是個孩子,但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獨立的個體,所以不要以為他們不懂,他們會看、會聽、會思考,他們知道的其實比我們以為的還要多。

所以重點並不在於拜金社會對不對,也不在於荒廢學業去做直銷應不應該,而是在於大家是否尊重這些學生的想法,讓他們擁有思考的空間與選擇未來的權利。尤其是父母應該扮演從旁協助與支援的角色,客觀地幫助他們看清楚問題以做適當的選擇,而不是一味的否定他們的想法,否則你的情緒反應與他們對你的權威反抗,將會使你們漸行漸遠。

我的天才夢的圖像記得同人曾在侯文詠所寫的《我的天才夢》中看到一段故事,侯文詠提到了他的兒子曾向他表示他不想唸書,剛開始他此事認為非同小可,本來想說服小孩子讓他打消念頭,但後來他選擇尊重孩子的這個意見,並和兒子討論在不去唸書這個前提之下,兒子將會面臨什麼難題,然後共同討論出解決之道。

在過程中,侯文詠讓孩子自己去思考問題,他只是扮演從旁協助及引導的角色。最後,他的兒子終於從思考中發現,唸書對他而言還是必要的,所以決定繼續唸書,這也讓他兒子的媽鬆了一口氣。同人認為這個故事的重點並不在於結論如何,而是在過程中讓小孩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以及為自己的行為來負責任的態度,我認為這對於親子互動而言,相當重要的一環。

學歷重不重要,這是牽涉到不同價值觀衡量的問題,每個人都會有不同見解,但堅持別人一定要採用自己的見解,這將會造成彼此關係的緊張,更不用說雙方可以溝通了。只有善解對方才能改善彼此日益緊張的關係,加上信任才能有助於找到雙方共享的意義。

例如,透過溝通來取代訓斥,父母才可以想辦法讓孩子理解,學歷不重要,完成才重要的道理。但如果只是一味地指責對方的錯誤會是非常沒有意義的,因為那除了負面情緒反應與造成更大的隔閡外,一無所得。因為溝通最重要的不是我們說了什麼,而是對方真正聽到了什麼。

社會輿論抨擊的是那些學生的自以為事的態度,似乎已經忘了,他們生活到20年是誰的付出,就算真的有人拉了一堆人領到他們口中的「五萬元」…就很囂張嗎!?…從沒想過當初養育的五萬元是多麼的來之不易,而非一句"你不懂啦!!"就可以抺滅掉的…

為什麼那些學生會令人感到自以為是?或許這也是我們對他們不以為然的投射與扭曲。站在父母的立場,上面這段話雖然很有道理,但也別忘了在那些孩子的心目中,他們也很渴望父母能理解他們的心-希望人生交由自己來掌控,也希望他們能被理解與接納。這種心境就如同父母想要讓子女體會他們付出的苦心一樣,但相互理解必須是雙方面的,而不是單方面的權威與命令呀。

Powered by ScribeFire.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分類: 溝通, 生活感觸, 親子關係, 閱讀。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在〈我看拜金社會〉中有 2 則留言

  1. 自動引用通知: 同人的生活派對 » 青春有夢,築夢蹅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