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星盤讀《榮格自傳》

寫作《心靈占星學》是同人今年的一個重要計劃之一,我計劃以榮格的心理學為基礎,並融合新時代的觀念來進行《心靈占星學》的寫作。雖然我對榮格心理學已經有一些概略地認識,有別與師門以弗洛依德的「心理學的三我」當成心理占星學的基礎。但為了更深入了解榮格的學說,於是我最近開始閱讀《榮格自傳:回憶、夢、與省思》這本書。

很慚愧,這本榮格的自傳,早在同人開始接觸新時代之時就擁有這本書,卻一直沒有時間來閱讀。我的藉口是要讀的書太多,加上這本書並不太薄,自傳式的書籍又比較不容易吸引我的閱讀欲望。但要了解榮格的心理學,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本書,雖然它並未收錄在《榮格全集》中,卻是了解榮格思想不可不讀的一本書。

同人的《心靈占星學》以榮格的心靈架構為基礎,因此最好的方式當然是用星盤來讀《榮格自傳》。對我而言,這本自傳不是一本歌功訟德的名人傳記,而是這位心靈探索者最真實的生命。用星盤來讀他的生命,目的不是為了評判功過,而是用來認識他用生命所刻畫的心靈,那個對認識人類心靈有重大貢獻的心靈。


在網路上,同人看到一些評論榮格星盤的文章。黃美齡認為榮格星盤天王星的吉相對於占星學出現一定的影響力,但海王星的凶相則未必對心理學發展有鉅大的影響力。共時理論也可能並未得到易經占卜的「靈動」精髓,而由後世不明究理的轉譯而失真。此外,文章也提及了丁老師對榮格的觀感。她提到:

於是如同星盤呈象地,榮格的學說對代表占星學的天王星有吉象,而形成對占星學似乎出現了一定的影響力(而他本業的心理學之星海王星與太陽這留名之星呈凶象地,是不是空留其名而未必對心理學發展有鉅大的影響?那就留給心理學家們去考究吧),但對其轉譯易經占卜的「靈動」共時理論,是不是完整地得到精髓呢?而現代中國的翻譯派占星研究者,又再轉譯榮格這卜卦占星學理論時,有沒有流言傳話的失真現象呢?

一個對中國人很有趣的榮格占星怪誕現象

受傳統儒家思想影響甚重的丁長青老師,非常討厭榮格這位對配偶不忠、腦袋不清爽而背棄師門的人。

榮格占星學中的科學實驗與問題

同人認為上面黃美齡的評論,似乎是受限於對榮格思想表相的理解而不夠深入。太強調星體的表面意涵、與彼此的相位來判斷榮格思想對後世的影響,使她的分析顯得過於空洞而簡化。而忽略了用占星學的忠恕之道思維來解讀榮格不凡的生命,以認識這位勇於向內心深處探險的思想巨擘。

可能這是因為對占星論斷觀念的差異,同人總認為星體吉凶感應的必然,目的是為了讓我們正視生命的偶然。即使我們可以把占星學當做科學來看待,那並不代表我們不需要了解生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只需要強調單純而一致性的論斷法則。否則如果是這樣,這樣的占星學也未免太單調乏味了。生命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沒辦法從單一的星體吉凶現象來了解,只能從命主在情境所創造生命實相來認識他的世界。如同下面榮格寫的這段話:

我們是一種我們無法控制,或者說只有部分有能力加以引導的精神過程。因此,對於我們自己或我們的生命,皆無法擁有任何終極 的判斷。如果可以擁有,那麼我們就會無所不知了--但這不過是一種自以為是的藉口。在心底身處,我們是絕不會知道這一切到底怎麼回事,一個人的生命故事始於某處,始於某個我們碰巧記得的特定一點;甚至在那時,它就已經是高度複雜的了,我們並不知道生命的結果會是什麼,因此,這個故事是沒有開頭的,結局也只能含糊地給點暗示。

-摘錄《榮格自傳:回憶,夢,省思》序言

生命當然是複雜的,但從星盤中我們能夠看到榮格生命給我們什麼暗示呢?同人認為《靈性占星學》的一篇文章〈上帝的手指〉值得參考,只是同人認為這篇文章提到一些特殊相位,例如 60 度和 150 度,以及南北交點的看法太過繁複。但同人認為這篇文章提到了一個重點,那就是存在榮格內心世界男女特質的混亂與疏離感。

榮格在自傳中提到:「我信任男人,但他們讓我失望;我懷疑女人,可是他們未曾讓我失望。」從這句話看到星盤中太陽與海王星刑尅、月亮與天王星刑尅,我們就會恍然大悟為什麼榮格會感受到這樣的生命情境。星盤中的太陽代表男性,月亮代表女性。而海王星是亳無懷疑的相信,但相位凶卻容易造成欺瞞、天王星則是為了追求真理的懷疑性格,凶相位則是這種懷疑是不合時宜的。

更進一步地說,日海的凶象也可以看到榮格父親的才華在畢業後被埋沒,在家鄉成為沒沒無聞的傳教士,面對其它宗教的質疑,只能盲目的信仰而拒絕思考。月天的凶象讓榮格發現他母親在順從的外表下,有堅毅果敢的意志力,而且常能一針見血地看透一切事物。但榮格卻不敢輕易表露他的心中想法,以免怕受到母親的排拒。

除了〈上帝的手指〉這篇文章所提到的之外,榮格的星盤還透露了什麼?榮格說:「我的一生是一個潛意識充分發揮的故事」果然我們從榮格星盤的命宮看到一顆代表內心深層事物的土星。土星是經驗的累積,自我經驗的累積在榮格思想指的是所謂的二號人格,和代表一開始意識到的自我的一號人格有所區隔。

二號人格帶給榮格有關接近自然世界、夢境及玄妙感受的經驗,我們看到土星引動月亮與冥王星的刑尅,於是可以了解榮格小時候的經驗:作了一個陽具神殿,聽到母親說那是會吃人怪物的夢境、並且與把人埋在洞裡隱諭耶穌吃人,以及耶穌會會士的恐怖經驗連結在一起、閣樓上的小矮人與他的石頭的秘密、坐在斜坡上的石頭上苦思我是石頭還是石頭是我的問題。

這顆命宮中的土星讓榮格容易感受到世界的黑暗與苦難,這似乎是他免不了的宿命。然而,二號人格的經驗是為了帶來光明而不是黑暗,我們看到土星引動到八宮的木星,代表榮格對黑暗世界的體驗,讓他在深層意識探索而使心靈得到成長,並為他的生命帶來光明。

由此可知,榮格並非天才的學者,他對心理學的貢獻在於讓人類能夠從自我意識(ego)的表層更深入地向內探索心靈實相,用來實現本我(self)以達到成熟的心靈。海王星代表先天的心理學,與太陽呈凶相不見得該解釋為空留其名。如果我們注意到榮格命宮寶瓶座特質的性格,再加上土星的磨鍊與重視事實的態度,應該就不會將日海相刑理解成榮格的心理學是空留其名,而是面對權威選擇逃避的行為。

榮格星盤火星與七宮寶瓶落太陽的吉相,代表面對抗爭除去權威的行動力。除去心中不適當的權威形象,他並非英雄,而是要自己找到生命的答案,讓自己成為主宰自己生命的英雄。星盤中兩大吉祥點:命宮土星與木星,加上七宮天王星與火星,正如榮格所自許,成就心靈荒原的開拓者與先驅者。

至於榮格共時理論是否完整得到「靈動」精髓的問題,從星盤來看,火星正好代表靈動,它是榮格星盤中相位最佳的一顆星,而且引動到代表占星及預知能力的天王星,無怪乎榮格會受到卜卦占星學派的推崇。說他未得精髓,恐怕是忽略了命宮土星對待學問的紮實基礎與重視事實的科學態度,他是以科學的精神來驗證他的理論,而不是單純轉譯的道聽塗說呀。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分類: 占星, 寫作, 心理, 生活感觸。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在〈用星盤讀《榮格自傳》〉中有 6 則留言

  1. 自動引用通知: 再談榮格星盤的雙重人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