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是堅持做對的事情?

在 Facebook 看到一篇文章〈做對的事情,堅持把事情做對〉,討論有關工作層次的原則。看完這篇文章之後,讓同人想分享我對這篇文章的一點淺見。

在這篇文章中提到一個故事:

主角是一個中階主管(A),另有其他數個中階主管,假設是(B)、(C)。

背景是一個陷入趕工狀態的工程,高階主管(甲)要求各部門的中階主管在不合理的時程內完成工作。

A 主管知道這是個不合理的要求,甚至會引起工程的嚴重瑕疵,提出異議後,換來甲的一陣咒罵。結局是 A 主管按時如質地將工作完成,C 主管在一陣胡亂趕工後,面臨重新再做一次的局面。

這篇文章的作者認為「提出異議是『做對的事情』。已經提出異議無效,仍然按照要求把工作完成,這是盡本分、恪守崗位。將工作『完善』地達成,是堅持把事情做對。這些層次,是工作的原則,是作為下屬的原則,是處事的原則。」

以面對單一事件的行為來看,當工作者對做正確的事情無從選擇的時候,選擇堅持把事情做對當然沒有錯,這代表他是一位盡本分對自己專業負責的工作者。然而,同人以系統思考的觀點來看,如果類似這樣的單一事件經常發生,堅持把事情做對可能就不見得是最正確的行為。因為這樣堅持把事情做對的行為,很可能會造就以後更不可能做對的事情的行為結構,它是一種捨本逐末的行為基本模式。

要理解上面提到面對不合理的工作要求,堅持把事情做對的行為,卻造成以後更不可能做對事情的行為結構,可以思考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面對不合理的工作要求,如果堅持把事情做對就可以完成任務,那麼不合理的工作要求,是否在下次不會再出現了呢?答案恐怕多半是否定的,即使指派工作的人會說這次是特殊情況,下不為例。但如果你這次把這麼棘手的特殊情況都成功解決了,下次他當然可以用更特殊的情況來考驗你。

於是這時候第二個問題就出現了,當你面對愈來愈不合理工作要求,有一天恐怕它會不合理到你盡全力都未必能夠解決它,結果你焚油膏以繼晷,以日以繼夜的努力,甚至付出健康的代價都沒辦法完成任務,這樣你的長官是不是就能體恤你的勞苦而不計較你沒有完成工作的責任呢?這恐怕是你要擔負他可能翻臉不認人的風險,一旦如此,你之前的努力都將一切化為烏有。

上面這兩個問題的發生,都是因為人不在及早做對的事情,卻以為只要現在堅持把事情做對就好了。如同下圖所示,以單一的事件來看,對於不合理的工作要求,假如我們無力或不願意反駁,就只能盡全力堅持把事情做對,來解決上面對我們的工作要求。但如果每次上面提出不合理的工作要求,我們都只能堅持做對的事情,而不能質疑工作本身是不是正確的事情,長久下來,我們就會依賴用把事情做對來解決事情,而失去做正確事情的能力。這對於我們工作的處境,只會更加日益艱難,於是不合理的工作要求,便會讓人應接不暇。

因此,堅持把事情做對是一件好事,這是盡到「努力工作」(work hard)的本分,但這絕對並非工作者所必須唯一堅持的工作原則。特別是工作者更應該把堅持做對的事情之原則放在心中,這是身為知識或智慧工作者也必須盡到「用心工作」(work smart)的本分。當然這兩者的交互關係形成某種工作層次的原則,但這樣的原則並不是在爭取做正確的事情無效之後,再堅持把事情做對就夠了,因為對於一再出現不合理的工作要求,這樣的原則是於事無補的。

同人認為真正有用的原則是弄清楚工作過程需要解決的目標是什麼,它是工作的內容或是模式?如果不合理的工作要求並非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我們當然應該堅守堅持把事情做好的原則。但如果不合理的工作要求已經變成常態,那麼就代表你必須想辦法化解這樣的工作模式。

這時候應該問自己為什麼不堅持做對的事?或許我們該改變自己的工作習慣,也或許我們該更積極而有效地與別人進行溝通、對話、集思廣義來改變我們一直不能做正確事情的困境。否則未來的命運將會變成《易經文言》坤卦所言的: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子弒其父,臣弒其君,非一朝一夕之故,其由來者漸矣,由辨之不早辨矣。

不良工作模式的形成,在於沒有防微杜漸。當趨勢已經形成,改變就更困難了,這正是沒有在一開始不去辨認到未來會辨認到的後果呀。因此,在工作上要趨吉避凶,應該早一點問一句:為什麼不是堅持做對的事情?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分類: 問題解決, 學習, 易經思維, 溝通, 生活感觸, 系統思考, 職場。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在〈為什麼不是堅持做對的事情?〉中有 6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