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互賴的軟體開發團隊

喲哪桑學長在〈顧客永遠是對的.所以我是對的!?〉中提到了軟體文化的獨裁政體的恐怖-恐怖的不是獨裁者的不夠英明,而是沒有人知道獨裁者不夠英明

這段話剛好讓我想到我之前寫過的〈容忍異端的文化〉,在組織中,如果有獨裁者存在,他自然不能允許別人有和他不同的意見,一旦發生,就會想盡辦法打壓對方。然而,獨裁者不會承認他是獨裁者,他會用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包裝他的打壓理由,正如喲哪桑學長所言,那個產品經理以客戶的代言人自居,因此他可以順理成章的取得正當性,而這種正當性可以讓他為所欲為。

依據弗洛姆理論,在民主社會中,人們有逃避自由的傾向,因為他們對要為自己行為負責任會感到焦慮,於是甘願把主導權交出去,重新去依賴及屈從他人。而逃避自由分為三種行為機制來表現-集權主義反社會行為及自動從眾

所以對一個以軟體開發為主要任務的專案團隊而言,一個沒有辦法接納團隊成員有不一樣想法的人,就會形成一個無法容忍異端的文化,而在這個文化之下,主導者建立集權主義,「保護」他的子民,而他的子民只要能放棄自我的理想自動從眾,就可以在這集權中心好好地安身立命,然而對於領導中心不滿的人,則會藉由反社會行為來表達不滿,甚至極端者會有不乏毁滅性的行為。不管是那一種角色,其出發點都是在藉由依賴、屈從他人來抒解無助的感受,但把心理的焦慮壓抑下來,並卻沒有真的解決問題呀!不能容忍異端的組織是很難會有創新發生的。

專案團隊要完成專案目標,需要的是互賴而不是依賴。這裡的「互賴」一詞,出自於柯維的《與成功有約》,柯維將成長分為三個層次,分別為依賴、獨立、互賴,他認為唯有先成為獨立的人,才能達到互賴的境界,互賴最重要的基礎是互信,其次則是要有自知之明,能夠清楚的了解自己的優缺點,發掘並欣賞同伴的優點,才有辦法維持這種關係。因此,當產品經理要求工程師做出他所認的為客戶需求時,是以依賴對方為出發點,因為雙方並沒有建立互信的基礎,就不會有良性的溝通,出了事情只會相互怪罪對方,這樣的習慣一旦成形,大家缺乏自我反省的能力,更不會有自知之明的。

針對喲哪桑學長的觀點:「軟體開發是不是也能去掉中間人,讓開發人員與顧客、用戶之間有著不同以往的關係。兩方不是互相仇視,顧客能獲得對他們有價值的軟體,而開發人員也能因為自己的作品而獲得應有的榮譽。」,我認同應該讓開發人員與顧客、用戶之間有著不同的關係,然而我卻懷疑「去中間化」真的能解決問題。節省了中間人的溝通障礙,但卻會造成開發過程的機會成本的損失,別忘了團隊綜效的產生是要有效整合不同角色,而不是著重個別突出的表現;而且開發人員和顧客溝通通常比跟公司內部的其它需求提供者溝通還困難,因為不同組織,彼此的目標、想法及價值觀也會有很大的差異,更不用說開發人員與使用者身處不同世界的因素了。

所以我認為,問題出在溝通就應該加強溝通非簡化溝通。喲哪桑學長所說的從軟體文化的改變與典範的轉移雖然是重點,但在這之前,或許可以思考如何塑造整個組織的溝通與化解對立的文化,才能促使開發過程演進的良性循環,把著眼點從期待英雄主義式的「你應該」轉移到以團隊合作的著眼點的「我們必須」時,我們會看到團隊的共同問題並且用詞會相互尊重,沒有受到攻擊的情緒反應就不會說「這件事,我絕對是對的,你應該要照辦!」,針對那個產品經理,或許我會說「我不認為您是錯的,可是在開發過程中遇到問題,這個問題我們必須要解決,我們知道客戶的需求您最清楚,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來一起討論?」。有效地溝通,就不需要獨裁者,善於溝通的領導者懂得這個道理,forcing 其實是最下下策的衝突解決對策呀!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分類: 品質文化, 專案團隊, 心理, 生活感觸, 組織, 衝突。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在〈建立互賴的軟體開發團隊〉中有 8 則留言

  1. 自動引用通知: 同人的生活派對 » 尊重智慧財產權

  2. 自動引用通知: 同人的生活派對 » 資訊部門與委外服務提供者的衝突與對立

  3. 自動引用通知: 同人的生活派對 »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4. 自動引用通知: 同人的生活派對 » 新官上任三把火

  5. 自動引用通知: 把抽象化當技術的繆誤 « 同人的生活派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