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一月 30th, 2012

醫生搞錯了,圍棋不是像數學、語文或邏輯等學科(如同占星學水星所代表的事物)可以學習的,反而是可以讓小朋友親身下去體驗的遊戲(如同占星學木星所代表的事物),當然它可以學到很多學科的觀念,但這是透過身體力行的操作,它是運動而不是學問,只是它是頭腦的運動,而不是學科的學習,所以它能夠得到比學科學習還要更多的東西。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五歲小孩不適合學圍棋?

     
jim yeh on 十一月 15th, 2012

賦權是賦予團隊力量的一股能量流動,但這股能量為何會停滯而不再流動,以致於團隊因官僚特性顯得僵化,使創意枯竭與乾涸而喪失解決問題的洞見?同人觀察這正是團隊之間喪失信賴,不能信任彼此的合作關係,而只相信英雄主義。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軟體開發團隊的心理型賦權

     
jim yeh on 十一月 12th, 2012

星象預測往往很複雜,大概沒有一位星象家敢保證他每次預測任何事件一定準確,否則要提高預測準確率的最佳策略就是盡量不要預測。當預測失敗的時候,應該要檢討自己的星象模型是不是那裡應該修正,以提高未來預測的成功機會。但拿人違反天意當預測失敗的理由或藉口,所謂的天意只是人的價值判斷所投射出來虛妄,因此同人才會說那只是一場虛幻的夢境,不是真實不虛的實相,而是分裂意識投射扭曲的假象。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星象家分裂意識的投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