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一月 20th, 2012

上週日在總統大選結束之後,看到網友在臉書表達對 HTC 的意見,從她的觀點中讓我注意到歧見之後的間隔。我們總是習慣面對反對意見奮力抵抗,卻經常忽略了力量不在我們對反對意見的干擾行為,這樣只是給予對方力量讓我們聲嘶力竭;其實力量來自於歧見之後的間隔,它是歧見帶給我們最有價值的禮物,只是我們經常錯過它。 網友 EL 小姐在臉書上說賈伯斯不會對台灣的選舉表達意見,她真懷念蘋果執行長,她說 HTC 是中國品牌,這是王雪紅自己說的。她的看法引起了另一位網友 LU 君的不同意見,他說王雪紅和朋友的中國概念並不一樣,王雪紅和所有台灣人有相同的權利,沒有人可以否定她是台灣人的事實。 對 LU 君的質疑,EL 小姐提到賽斯說「世界上從來沒有兩個人真正地溝通過」,並且希望他能好好的想一想。從政治意識談到新時代的身心靈觀點,同人覺得 EL 小姐指出的問題很有趣。確實人與人之間不能溝通和個體之間的差異有絕對的關係,但我認為 EL 小姐所說的歧異並非本質而是表相,它是讓我們尋求整體一致性的必要開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歧見之後的間隔

     
jim yeh on 一月 8th, 2012

去年底,一位朋友告訴我他和某個社團的紛爭始末,同人從朋友的敍述中,看到了被團體排擠的理念,這讓我想到對於寶瓶座特質強烈的人而言,堅持真理總是他們認為最重要的事,即使遭到眾人排拒也不可能絲毫讓他們退縮。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被排擠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