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六月 14th, 2007

記得在 EMBA 策略管理課程中,林維熊教授在第一堂課就跟我們討論核心價值觀的問題。他問我們一個問題,經營者決定企業的策略目標關鍵在那裡?經過學長姐們熱烈的討論後,大家得到一個結論: 企業的策略目標取決於經營者心中的核心價值觀。 由於經營者選擇不同的核心價值觀,讓他看到的世界也有所不同;有些經營者認為成本是最重要的,這樣可以取得價格優勢,於是乎在這樣的經營觀點下,企業活動的價值在於不斷地投注資源來獲取規模經濟的好處;然而,也有一些經營者認為創新才能獲取競爭優勢,藉著差異化的手法來提昇附加價值及品質優勢才是永續經營之道,在這樣的經營觀點下,企業活動的價值並不在於企業生產了多少產品,而是創造了多少知識,而這些知識將會成為使企業立於不敗之地之立基。 其實,選擇沒有所謂對錯問題,而只是有所不同。林教授告訴我們,他非常不認同某位經營者用小便顏色來衡量員工的工作態度,因為在「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管理心態下,經營者不可能會去真心地關懷員工,員工也沒有必要為經營者「躹躬盡瘁,死而後已」。那麼經營者與員工的關係就會是一種因利益而結合的相互利用關係,而不是基於為共同目標而建立的相互信任的夥伴關係。所以,林教授認為那位經營者的這種心態,其實是非常不健康的。 同人在看了喲哪桑學長的〈工作時間的問題,是工作態度的問題〉後,讓我想起了以上策略管理所學內容。其實,同人認為學長只說對了一半: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核心價值觀與工作態度

     
jim yeh on 六月 13th, 2007

喲哪桑提出了〈落後指標與領先指標〉,強調融合了領先指標與落後指標的重要性,帶給我一些對工作績效的後續想法。同時,正巧同人近日也經歷了一段有關超時工作的所見所聞,正好想藉這個同步事件來談談個人對工作上的一些體會,且聽我慢慢道來。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以知識為核心的生產要素

     
jim yeh on 六月 13th, 2007

最近考古學家發現,羅馬很有可能是一天造成的。然而,開發軟體與建造城市終究不一樣,在軟體設計的領域上,獨裁政體會阻礙創新思考,掌握關鍵的技能也是無法速成的,因此,成熟的架構其實也不是一蹴可幾的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jim yeh on 六月 12th, 2007

同人曾為一個軟體專案設計及建構服務導向架構。為了在軟體開發過程中,便於開發及測試,所以在架構上的設計上,在前端程式呼叫 Services 方面,是透過組態設定來決定直接連接後端的應用系統或間接透過如 Web Services 的遠端程序呼叫調用後端應用系統[1],透過組態設定的好處是不會因為軟體運作環境的不同配置而更動程式,並且可以巧妙地隔開各元件的相互耦合而達到獨立測試的好處,開發者也可以更專注在其專業領域上來開發系統。 這樣的架構可以做到為維護而設計,可是,這樣設計不可避免地會面臨到一個問題:物件要怎麼做到遠端傳送呢?對於每個領域物件,我們不希望另外寫 Value Objects/DTOs,我們希望用簡單樸實的 POJOs,有關領域物件的傳送,一個可能的做法便是:先將領域物件序列化成 Xml 格式,再傳送到遠端的目的地後再將 Xml 格式反序列化成領域物件。依據這樣的設計思路,我們找到了 XStream 這個 framework,它實作了各種 Java 物件的 Converters,可以把任何 Java 物件序列化成 Xml 格式及將 Xml 格式反序列化回 Java 物件,而且,它的 Xml 物件格式非常的簡單且直覺,對於複雜的物件,它甚至還提供自訂 Converter 的機制讓開發者能自定處理複雜物件的序列化/反序列化。 我遇到過最複雜的領域物件,使得 XStream 無法以預設的 Converters 來序列化/反序列化,應該就非 POI 的 HSSFWorkbook 莫屬了,那是一個 Excel 的 workbook 物件,我的解法是利用 XStream 的自訂 Converters 機制,在序列化時將 HSSFWorkbook 物件轉成檔案串列流,反序列化則將檔案串列流轉成 Excel 的 workbook 物件。 [...]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軟體設計之不跟陌生人打交道

     
jim yeh on 六月 8th, 2007

管理者的工作重點在促成資訊與知識的流動,讓員工貢獻他的智力而不是只消耗他的體力與勞力,那些屬於後者的管理者,其所管理員工不會成長,而且管理者會花費很多用來監督員工的代理成本,而且對於這一類的管理者而言,授權往往是不可能的任務。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我看「管理者的工作時數」

     
jim yeh on 六月 4th, 2007

日前,聽到同事在談論星座,挑起了我的敏感神經,於是在旁邊竪起耳朵聽他們在說什麼。 原來他們在討論「金牛座浪不浪漫」這個話題,紛紛提出他們的經驗之談,而在場的金牛座的同事也很靦腆地提供資料供大家品頭論足,讓這個話題的討論充滿趣味,結論好像是「金牛座還蠻浪漫的」。不過,身為業餘占星者,又當過學校社團占星社的指導老師的我,卻認為這個結論有點奇怪。 雖然從大部分的人經驗上看來,(太陽在)金牛座的人很多都很有生活品味,懂得享受生活,說他們浪漫並不為過;但以占星學的星座分類結構來看,金牛座是土象星座,也就是重視工作的務實派,而且金牛座也是固定星座,在務實派中更是最堅持務實的,所以金牛座浪漫的說法其實與星座分類結構是相互矛盾的,這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呢?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金牛座浪漫嗎?

     
jim yeh on 六月 2nd, 2007

看了 Frances 對我的文章的回應,又發現 Phyllis 把我在她的網誌中的留言全數刪除,看來我的言論激怒了 Phyllis,對她而言,我的意見對她產生不小的影響。然而,在一個多元化的世界,對同一件事每個人都可以有不同意見的表達,雖然刪掉礙眼的文章讓自己眼不見為淨是一種自由選擇,但是對於 Phyllis 關閉理性的討論管道,總是令人婉惜。其實,不認同對方的看法與批判對方是兩回事,從頭到尾,我都只是就事論事,不批判對錯只是陳述觀念的差別;無奈讓對方看了很刺眼,認為我是含沙影射地批判他們,尤其是看了 Frances 的指陳,更可以發現,他的「我」[1]好重呀,他其實被他的「我」給騙了。 我很高興 Frances 引述了我在別的文章所提到的巧妙的「壞人」故事,至少代表他讀過了我的其他文章;可惜他並沒有弄懂我寫的巧妙的「壞人」故事之真正涵義,以為我這裡用的壞人有批判的意味。事實上,恰好相反,壞人故事並不是我創造的名詞,而是引用自《關鍵對話》,在使用這個名詞時,我並沒有是非價值的好惡批判,而只是單純地在陳述有些人在對一件事情賦予意義時可能會發生的情境-把對方當壞人,也就是把問題歸咎在對方的個性不好、基因太壞而往往忽略了情境因素,環境的影響,也就是心理學者所說的基本歸因錯誤的偏見。不落入巧妙的「壞人」故事所主導的陷阱中,就是不要把對方當壞人,要當正常人,才不會因為個人的偏見而導致對事情認知的偏差。很不幸地,「認為地球人實在是太壞了,所以……」這種想法正巧就是巧妙的「壞人」故事所主導的情節,所以我不會認同這種看法[2]。 附註  本文中的「我」是指認為有恒久不變的我可以執著的意念。[↩]不認同只是自已不去選擇這個觀點的一種選擇,但我卻從來沒有主張過:和我不一樣的觀點就是錯,所以不認同並不代表批判。[↩]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不要被「我」給騙了

     
jim yeh on 六月 1st, 2007

朋友 Jan 看了 Frances 及 Phyllis 對我看〈地球人的死法〉的評論後,她很感概地告訴我: 哦,好嚴刻的回應…… 他覺得你在扣人帽子,他自己何嘗不也在貼一個標籤給你。我是覺得他說到每個只要活的快樂,沒有傷害到他人就好,這觀點是沒錯;只不過,他在模糊焦點,偏離了原來討論的主題。我們是在討論一些觀念,不是在做針對個人的批判,他把兩者混淆了:乍看之下,會以為是你太過火,他們被你攻擊;實際上,是他們的觀念太模糊,人事不分,真是令人感到遺憾,很難再享受理性的討論,他們情緒已波動了。真是可惜…… 我也對與 Frances 及 Phyllis 的對話的演變,做一番自我省思,審視自己的意圖:我到底想從這個過程中體驗到什麼呢?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信念構築自己的世界,正如 Jan 說的:只有立場不同而沒有好壞之分。也就是說,Frances 及 Phyllis 與我們有不一樣的生命成長進程,他們自然與我及 Jan 有不一樣世界觀,因此爭論誰對誰錯並沒有意義,我們會對他們的世界予以尊重。然而,我原先留言的目的,並不是在攻撀他們所構築的世界,卻只是要強調,把和我們不一樣的人看做壞人,與新時代運動的同謀-一個不會批判他人,尊重每一個人的自由意志的社會願景,是背道而馳的。如果我們的態度是看輕或貶抑與我們不一樣的人,再如何刻意包裝你的觀念都不會合乎新時代精神的。原來我的意圖只是想做一個提醒:"您們對人世的批判,用新時代的基本精神去檢視是有問題的",但卻引來他們對他們的世界的捍衛行為,其實令我感到非常疑惑!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你的信念構築了你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