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五月 30th, 2007

在〈地球人的死法〉中,Phyllis 提到了: 越來越高的青少年自殺率,可能也與轉世到地球、卻無法適應此地文明的外星人有關。地球的文明尚處於相對落後的程度,我們還會彼此欺瞞、競爭、搶奪、殺害…。對於無須使用語言、純然以心靈誠實溝通的外星人而言,在轉世來地球、但年紀輕輕人格尚未成熟之前,會覺得孤單、厭世、格格不入、希望趕快逃回老家,想來也是理所當然的現象。畢竟地球人實在是太壞了,要全然接受這個星球的文明和生活可說是一項大考驗呢。 然而,對於「畢竟地球人實在是太壞了,要全然接受這個星球的文明和生活可說是一項大考驗呢。」,我認為這樣的說法並不符合新時代思想的重要觀念,於是我留言提到: 這句話用新時代的思維來看是有問題的,因為具有是非價值批判的意味,以新時代的語言來說:沒有壞就沒有好,沒有是就沒有非;如果沒有不是你的,你就不會是你。新時代沒有對錯的批判,只有體驗我是誰的選擇;為了體驗上帝的境界,就必須創造魔鬼出來,在"神"的眼光看來,祂所派遣的都是天使(尼爾,《小靈魂與太陽》)。 記得當初在修光的課程時,就有同學提出"至善"意願不應該與其他意願有高低之分,否則就是一種批判!帶領人回答說,至善意願不會看輕別人,祂尊重其他意願的選擇,祂只會參與,發揮祂的影響力而不做控制,因為好壞的分辨在祂的眼中是不存在的。 相信 phyllis 只是方便說法,或許我的解釋可以看成多事者的擔心吧。 這篇回應得到網友 Frances 及 Phyllis 的迴響,不過我對「批判」的看法與 Frances 不同,那就是批判不一定會顯露出負面情緒,但卻會不經意地表達出看輕或貶抑他人的意味。而認為「地球人實在是太壞了」背後其實存在著一個假設,也就是人的行為必須符合某種道德標準-好人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一旦違反就是壞人;但新時代的思想卻不用「應該」這個字來規範是非,而是以「有效」與否來決定我們的選擇,罪惡感和恐懼只是人發明了來控制人的手段。所以沒有對錯,只有選擇,只有不去批判罪惡才能讓我們超越恐懼選擇愛呀。由此可知,評論「地球人實在是太壞了」並非是客觀的事實,而是主觀的道德認知。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我看〈地球人的死法〉

     
jim yeh on 五月 28th, 2007

當我們清楚專案管理者的態度對專案的重要性時,體會到肉眼不能看見事物的精髓,唯有用心才能分辨事物的價值後,我們才有可能在專案中不去輕忽專案管理的自然定律。此時,我們會了解專案管理其實不是只有分派任務而已。 所以,管理者不能只是以任務分工來看專案的進行,而是要去思考如何領導專案成員從不如預期的現況朝向管理者所期望較好的未來遠景接近,讓專案團隊成員的努力與目標的達成能夠有所關聯,使每一次的努力都能為成功有所貢獻,而不是無謂地浪費資源與時間。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專案經理的態度問題(其二)

     
jim yeh on 五月 23rd, 2007

一個有紀律的開發者必須不斷地專注在面對「現實」,認清問題,用「目前最合適」的解決方法來解決。「現實」代表解答問題的目標是顯而易見的,所以我們可以輕易地寫程式來驗證目標是否真的可以達到;而「目前最合適」則代表我們馬上可以把設計實作出來,並且用先前的驗證程式驗證出來,這就是設計的紀律的具體呈現。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好的設計源自於紀律

     
jim yeh on 五月 21st, 2007

這篇文章其實蘊釀許久,我曾與兩位同門師姐分享過我的看法,不過沒有訴諸文字,她們不大能了解我的觀點。不過,其中一位師姐,也就是過去曾為聯合電子報的占星饗宴的作者瓶光,鼓勵我把想法寫出來,雖然拖了好久,但終於還是把它寫出來了。 同人占星師承丁長青老師,過去跟丁老師所學的色彩占星學,色彩的星座類化,主要是依據星座的自然元素,將顏色分為四種色系,即火象星座的紅色系、地象星座的黃色系、風象星座的藍色系及水象星座的綠色系。然後再依星座性質來調出星座的顏色,也就是用主動星座代表深色、固定星座代表純色及變動星座代表淺色。 此外,為了讓占星的星座色彩更為豐富,調合鄰近星座的顏色可讓一個星座代表多種顏色。同時,為了避免有些星座顏色太過接近,星座色彩的類化可輔以生活觀察,從自然師及人文師中找答案,使星座顏色的類化更貼近生活化。 不過,丁老師所教的占星顏色類化法則,讓我產生一些困惑。首先,地水火風四種色系依星座性質調出星座的顏色,會造成所類化出的顏色濃度與亮度是不一致的。結果會發現在顏色徧向往調色盤的垂直方向移動,卻缺少水平方向的變化性,而且無法涵蓋七色光譜的顏色。 再者,同人相信互補星座之間,其所代表的顏色照理應該也要呈現互補才對,這樣才能使星座結構與色彩理論相互輝映,但紅色的互補色不是藍色,而是青色-藍色加上等量的綠色,所以丁老師所教的顏色分類法並沒有符合互補星座其象徵顏色也是呈現互補的假設與原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別於師門的星座色彩觀點

     
jim yeh on 五月 19th, 2007

喲哪桑說: 軟體開發者應承擔維護自己作品的責任。從心理面來看,軟體開發者不維護自己的作品,維護就不是自己的問題,就不易讓創建軟體的開發者體認「為維護而設計」的重要性。 我也認為「軟體開發者應承擔維護自己作品的責任」,創建軟體的開發者應該對程式的 Stakeholder 負有課責性-對程式所造成的影響有說明的義務。但程式維護心理層面卻不是如學長所提的那麼簡單,它除了程式設計者的個人因素外,尚須考慮到情境因素。因此,當看到軟體開發者「未」[1]維護自己的作品,我常會使用一句從心理輔導專業的內人那邊,所道聽途說而耳濡目染學來的一句問語: 軟體開發者是不想維護自己的作品,還是無法維護自己的作品呢? 當我們用這個角度去思考程式維護的心理層面時,我們的身份就會從指責者變成好奇者,探索軟體開發者未維護自己作品的真正原因-到底是缺乏動機抑或是能力不足[2]呢;這樣就不會落入被巧妙的壞人故事所主導的陷阱當中,而造成對軟體開發者的徧見與誤解。 附註  「不」這個字,帶有強烈情感批判意味,不是客觀的說法,容易淪為不實指控,故避免使用。[↩]或許有人會覺得奇怪,自己寫的程式怎麼可能會沒有能力維護呢?一個常見的例子是某些開發者的工作量大到他無法負荷,以致於他沒有額外的時間維護多加在他的工作清單的那些程式,並不是他不想維護那些程式。[↩]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程式維護的心理層面

     
jim yeh on 五月 18th, 2007

喲哪桑提出軟體維護的 Rule of Thumb:「解鈴還須繫鈴人,解bug要找寫bug的人」。有網友對於這個看法發表評論,他認為喲哪桑的想法太不切實際,因為公司人員會來來去去,所以,公司營運不可能把相同一件事都一直由某個人處理。然而,喲哪桑學長說的卻真的是軟體開發的常見問題,很多軟體常常會找不到人來維護及修改,寫程式不難,但要看懂別人的程式然後知道如何去修改它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呀。 但公司卻不能忽略現實因素,如果軟體開發者無法負起維護軟體的責任,那麼程式是否就註定無法修改與維護呢?那倒不見得,同人就曾經接手過一個專案,該專案是某省屬行庫的銀行行內整合服務系統因應銀行加值網(VAB)的上線,程式必須配合修改。 然而,困難的是該系統原設計者乃至於開發團隊早已離開公司,也沒有留下任何相關文件,我僅能從曾參與該系統討論過的同仁片斷印象拼湊出斷簡殘章中找線索,然後再追踪原始程式碼以重建此系統的設計知識,而且,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把程式改完,如果做不到,那麼公司將會失去此重要客戶。 有人告訴我,這個系統的設計方式是很有彈性的,但也因為這樣,在缺乏文件的情形下,沒有人看得懂高明的設計者的設計意圖,只好靠有經驗的開發者(就是才剛進公司不久的我啦)的幫忙了。結果「臨危受命,幸未辱命」,我成功地把此套系統承接下來,寫下說明文件並且陸續擴展其功能,使客戶對專案成果感到滿意也讓我得到績優員工的殊榮。 但當我離開那家公司時,我發現此系統仍然會有維護的問題,而其真正的原因其實是在於管理高層忽視知識管理的重要性,而不是系統難以維護修改。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專案成本估算之軟體價格的迷思

     
jim yeh on 五月 14th, 2007

當甲乙雙方的利害衝突是不相容的,資訊不對稱的現象不可能會被消除,雙方鬥法的結果,引發衝突是必然的結果,差別只在於是否浮上枱面。我認為石頭成對甲乙雙方資訊不對稱的看法,其實隱含著「資訊不對稱的現象因為利益衝突而造成不良影響」。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資訊部門與委外服務提供者的衝突與對立

     
jim yeh on 五月 11th, 2007

在電視中的戲劇節目中,常會看到城府極深的壞人,總是隱藏在陰暗處,讓人無法洞悉與察覺。他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加上其超乎常人的忍耐力讓他們能在他人不注意的情形下產生巨大力量,而予以對手關鍵的致命一擊,使他們能成為強者尅星,並能遂其所願。換句話說,任何事情,只要他願意,就有成功的可能。 雖然「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才會讓戲劇的故事情節更為精彩,具有可看性;但「善惡到頭終有報」,戲劇的結局終究還是要符合「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自然律。壞人再怎麼聰明,仍舊敵不過唯一天敵-老天爺的阻撓。運籌惟握需要長時間的運作,意外及突然狀況會破壞計劃的順利進行,因而功虧一匱而使精於陰謀算計的壞人常有人算不如天算之嘆。 好人不會像壞人一樣,為了目的不擇手段,而是重視做人原則。「人欠我,天還我」往往是他們最好的處事策略,因而可以得到許多的奧援,而這些奧援卻足以阻隢壞人,使其奸計不能得逞,終使邪不勝正。在占星盤中,冥王星可以看出一個人的處事策略,它一方面顯示其處事策略得以成功的助援,卻也另一方面告訴我們會阻礙處事策略成功的障礙在那裡。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戲劇看處事策略

     
jim yeh on 五月 9th, 2007

高科技更要有高思維,網路雖然帶來便利,但資訊倫理更相形顯得重要。為什麼有人會那麼不尊重智慧財產權呢?我喜歡分享,我相信「分享是人類最偉大的情操」,但別人的分享並不代表我們可以任意複製或改作別人的文章,把別人的心血變成是自己的作品。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尊重智慧財產權

     
jim yeh on 五月 8th, 2007

邊緣決定策略,我們更可以說,核心表現在發生於邊緣之自我組織的能力以回應外界變化,若不明此理,卻只想固守核心掌握一切時,核心已然失焦,它已不是我們所認為的核心了。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企業邊緣決定企業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