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七月 27th, 2009

父親不相信醫生的說法,質疑醫生沒有碰他的手不可能讓他的骨骼自動歸位。但同人和弟弟看到父親手臂脫臼及復位的 X 光片,相信醫生說得沒有錯。那麼父親是否應該接受開刀治療呢?當時同人身邊沒攜帶電腦無法看時盤,只好起個卦用梅花易數來看事件吉凶。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卜卦看老爸骨折吉凶

     
jim yeh on 七月 21st, 2009

是否代表系統開發追求速度與彈性,就必然犧牲文件與流程呢?同人認為這樣看就太過簡化了,系統開發的彈性並不是忽略系統文件與流程,而是只重視有實質效益的一切事物,當然包括文件與流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系統開發的彈性

     
jim yeh on 七月 17th, 2009

世界愈複雜,我們就更需要簡單。簡單讓我們看清楚事物的脈絡,掌握重點,以協助做出選擇,並在適當時機採取行動。然而,簡單其實是困難的,因為要做到簡單,意味著我們必須清楚事物的全貎,行動必須要更有原則。尤其是在複雜多變的環境當中,簡單不能只靠直覺,而是有紀律的思考與行動。 那麼,用有紀律的思考與行動,以做到簡單,我們該怎麼做呢?前一陣子,同人閱讀了《越簡單越有力量》,我覺得這本書的觀念與方法,剛好可以提供我們複雜世界簡單之道的思考方向與指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簡單,複雜世界的致勝之道

     
jim yeh on 七月 10th, 2009

朋友的分享讓同人看到,她的主管用一些不大精確的語言來讓她感覺問題不大。比如說用「c++、vb 都只是工具而已,不管你用那一種工具來開發系統,其實都不會有太大的差異,所以我們大可不用擔心」的說法,正是用不精確的語言來表達不當的概念,這其實是相當要不得的簡化。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當聽到不精確的溝通用詞時

     

系統分析師該如何思考與學習的方法以展現其專業。然而,許多人對系統分析專業的疑惑出在忽略「結構與非結構的隔閡」,使得系統分析師陷入了過度簡化設計與過度工程化,也就是所謂過度設計的兩難情境。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結構與非結構的隔閡-從軟體開發專案的四個困難談起

     
jim yeh on 七月 4th, 2009

上次的控制理論課程,老師要我們觀賞《沒問題先生》(Yes Man)這部影片。同人沒看過這部影片,於是到影片出租店租了這部片子,並利用上週的週末假期看完這部影片。我覺得這部影片還不錯,想以這篇文章來表達我的心得。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向人生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