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四月 27th, 2015

在他的世界把事情分為專業與不專業,感性和理性,愛與恨。我終於理解了,為什麼他會以為恐怖份子是沒有愛只有恨,而不是用不適當的方式表達愛。其實愛恨、情感理智、專業和通俗都是沒辦法分割的呀,硬要分割,只會落入佛法所言「三輪不空」的境地。我在這裡想要表達的觀念是,不管父母和我們能不能好好坐下來對話與傾聽,都一定有生命自己安排的原因,是不可能由自我意識介入強求的,而也不可能因為缺憾的經驗而丟失生命的成長。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專業的矯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