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七月 18th, 2008

學占星要懂得知命造運,要有忠恕之道的思維。同人相信婚姻失敗並不是星體或星座性格的問題,而是我們在不適當的情境下展現出我們某種星座性格。因此,即便我們有很強烈的人馬座或雙子座性格,如果我們真得想經營好的婚姻關係,要如何才能夠如願呢?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占星學看異國婚姻怨偶

     
jim yeh on 七月 16th, 2008

水星與太陽的距離不會超過 28 度,而金星與太陽的距離不會超過 48 度。這三顆星體很有可能會落在同一個星座,這將會加強太陽星座的性格,但金星與水星也有可能落在太陽星座的鄰近星座,讓人感受到當事人具有鄰近星座的性格。我們可以看一看自己這三個星座的組合,將會對星座與寫作風格的關係有較多面向的理解,這應該比單用一顆太陽星座來看寫作風格而更完整。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星座看寫作風格

     
jim yeh on 七月 10th, 2008

許多採用使用案例建模方法進行需求分析的開發者,對於不需要使用者介入的系統自動作業,通常會用工作排程者來當成使用案例的主要參與者。讓系統工作排程來啟動使用案例以與系統互動,這對系統開發者而言,可以讓他們了解系統應該如何與外界互動以完成系統所提供的功能,這樣看起來是可行的需求塑模手法。 不過,工作排程者牽涉到系統設計的觀點,如果我們不想讓需求相依於系統設計,那麼我們就必須將工作排程者變成更共通而抽象化的概念。工作排程者的抽象化概念是什麼呢?我們不難理解,工作排程者也只不過是實現時間概念的具體設計。因此,照理時間才是系統自動作業的主要參與者。 然而,當我們把時間當成系統自動作業的主要參與者時,我們會遭遇到另一個問題。那就是基於黑箱的角度來看系統,使用案例應該是以使用者或外部系統來看系統,瞭解如何系統與互動而達到特定目的或產生價值。很顯然地,系統自動作業並沒有辦法為「時間」達到任何的目的或創造價值。 換句話說,我們並未找到系統自動作業的真正使用者,即使我們把工作排程者當成使用者,以使用系統的組織觀點來看,我們將會無法了解系統自動作業和組織目標的達成有何關係,而遺漏了相當重要的使用案例觀點(use case view)。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系統自動作業的主要參與者

     
jim yeh on 七月 8th, 2008

同人認為與其將 Satans 所提出的投票結果當作令人最討厭的星座性格排行榜,不如將它看做「那一種星座性格的過份表現會最令人受不了」,以助於瞭解如何忠於自己,同時又不會令他人感到厭煩。然後我們將可以適當地表現出自己的星座性格,才能具體地實現占星的忠恕之道思維。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如何忠於自己而不令人厭煩

     
jim yeh on 七月 1st, 2008

人們經常用「情有可原」來形容當事人合乎情理的行為,是值得被原諒的。尤其當我們設想當事人的處境,如果換成是自己遭遇與當事人相同的情境,我們未必會表現得比當事人更好,那麼他的行為就沒有可以值得非議的地方。就像同人在 Solibizi 對陳幸妤跟拍事件所作的評論中所看到的一樣,他提到陳幸妤雖然對這此事件的處理顯得不夠聰明,但明知其努力的徒勞,卻無畏地承擔起自己的堅持,她所表達的是面對問題的態度或倫理。 Solibizi 提到旁觀者不可能完全化身為另外一個人,從當事人的立場看待目前所遇到的困境。他認為每個同理心必定是某種「簡化」的操作,即使旁觀者對當事人提出顯而易見的建議是基於善意,但這對當事人而言,卻會因為文字所產生言語的暴力而對當事人造成傷害。他提到: 也許你們沒有察覺「就叫妳不要這麼做了,為什麼要自找麻煩?」這句話背後的暴力。多少父母對孩子說過這麼的話? 這句話又曾經給過多少孩子實質上的幫助呢? 還是父母只是想要在孩子面前證明自己「理性判斷」上的遠見? 或者在努力地傳達自己的善意的同時,但卻看不見自己正在行使「不倫理」的事實。 按照 Solibizi 觀點的邏輯來看,如果陳幸妤明明已經絕望地知道某種事態的徒勞,仍無畏地承擔地自己的堅持是一種倫理或態度的展現。但她在情急之下口不擇言的表現,要狗仔去跟拍他人而不要來跟拍她與她的家人,這種「己所不欲,必施於人」心態的表現,難道可以讓人認同這是一種「情有可原」的行為表現嗎? 其實,先前同人已表達過我對於陳幸妤狗仔跟拍事件的看法,在此並不想探討她的行為是否合乎情理。只是 Solibizi 把倫理與智慧看成相互對立的假兩難推理,似乎是太簡化了當事人在面對問題的選擇。我認為倫理與智慧並不是相互對立的兩難問題,每個人同時都兼具理性與感性,它們會決定個體每一刻為自己所做的選擇,情感與理智的交界正展現出著我們對生命選擇的自由。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情感與理智的交界

     
jim yeh on 七月 1st, 2008

在台北市搭公車上班,一直認為只要讓司機知道乘客要下車的意圖,公車就不會過站不停。同人理解公車司機開車很辛苦,提早按下車鈴可以讓他們不會因為乘客在將要過站時,才表示要下車而措手不及。然而,今天同人在早上搭公車的經驗卻打破了這樣的看法。在下車鈴已經響過,但燈號因故而熄滅的情況下,如果乘客不再按鈴一次,那你可能就會得到公車司機過站不停的回報。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公車司機的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