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五月 27th, 2008

身為作者的我們,是否能意識到與自己立場不相同的人如何來看我們的觀點;是覺得中立客觀表現出足夠的理性呢,還是只是帶著對特定立場的人士來進行情緒式的批判?而當我們意識到這些時,我們該如何不受自己的偏見所影響,用適合一般人比較容易接受的方式來表達我們的觀點?同人認為問題的答案並不在於強調自己的觀點是中立客觀或理性,而是如何保留理性的自由度。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理性的自由度

     
jim yeh on 五月 26th, 2008

前一陣子老婆告訴我一個大人讓小孩左右為難的故事。 同人與老婆認識這位小孩的媽媽,她和她老公已經離婚,原本在她有空時就會帶小孩出去玩。不過,最近她的孩子總是表示太熱不想出來,她認為是因為小孩擔心會被爸爸的朋友看到而讓父親不高興。她不希望她和兒子之間的關係因此受到影響,於是採用了哀兵策略反問孩子:難道跟我出來那麼痛苦嗎? 可想而知,這個夾在父母之間的可憐小孩應該會左右為難。小孩或許不能了解為什麼大人不能彼此地和平共處,但我相信他一定能感受到為了迎合大人的需求,卻讓自己左右為難。父母在與小孩之間的關係上的競爭,很容易對小孩的人格發展上產生相當大的影響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讓孩子成為他自己

     
jim yeh on 五月 23rd, 2008

這一陣子再次看到這篇文章時,突然覺得應該將它在網誌中登出來,以明確呈現出個人對這個主題的看法。不過,同人想在登出這篇文章之前先提出我最近對軟體開發角色定位所體會到的兩個觀點。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軟體開發角色的一篇評論

     
jim yeh on 五月 14th, 2008

早上到公園運動。在回家的路程中,目睹了一場小車禍,而看到當事人的爭論,引發了同人的一番省思。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一場車禍爭論的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