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一月 29th, 2006

最近在策略管理的課堂上,教授提到了組織的競爭力端賴於組織的知識是否成長。我剛好藉這個機會詢問教授對教改與學生思變能力降低的關係之看法,卻引發對教改不同看法的學長姐熱烈討論。 教授認為培養學生思變能力就是要廢除單一教本及標準答案,讓學生自己思考問題,發揮創意。政策立意並沒有錯,可惜國中及國小老師無法適應新的教學理念,所以並沒有發揮應有的效果。但我並不認同這種看法,因為我觀察到的現象是:趕鴨子上架;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與空間讓老師適應(我的老婆、弟弟、弟媳、妹妹可全是老師喲)。如果把責任歸咎在國中及國小老師身上,這是非常不公平的。 學長姐們對教改紛紛表示意見,其中有一位學長所任職的公司主要業務剛好就是出版九年一貫的教科書,他提道:「其實要給教改多一點時間,教改用十年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不會吧,莫非教改只有把學子們當實驗的白老鼠一途?想到這邊,教授也剛好說到:「學生不應該當白老鼠;但難道當黑老鼠就會比較好嗎?教改不可能走回頭路,所以還是要繼續走下去比較好吧」。等等!這樣的論述似乎有問題,這不是就是把事情簡化成二分法,用二分法看事情,很容易讓我們變成非A即B的傻瓜,連自己都不自知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知識的傲慢與徧見

     
jim yeh on 十一月 21st, 2006

我們會訝異,東方《易經》卦理竟和西方專案管理方法論如此不謀而合。先天八卦與專案管理知識領域相通;而後天八卦與專案管理流程相合。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專案管理的易經思維(二)

     
jim yeh on 十一月 15th, 2006

日前在EMBA策略管理課堂上,教授曾經提到公司如果有容忍異端的文化,對於組織的創新活動是非常助益的。這個主題引起不少學長姐的討論,教授提出心理學家弗洛姆的社會心理觀點: 虐待狂與被虐待狂在實際生活方面,這兩種人相當不相同;但在更深一層的情感意義上,它們之間的不同並不如他們的相同之處那麼重要;他們的相同之處:融合不具有完整的人格。…對某些對象他們以虐待狂的態度反應;對一些對象,他們則以被虐待狂的態度反映。希特勒對於人民主要是出於虐待狂的態度,但對於命運、歷史、自然界的「更高力量」則出於被虐待狂的態度。 這樣的觀點,促使我思考一個問題:如果我們信守某種信念或原則是不是也代表是對另一種「更高力量」出於被虐待狂的態度呢?對於我的問題,教授回應上面的觀點是面對當時的時代背景,其對社會現象的觀察,而問題的關鍵是在於我們是否常常自我省思,思考與自省是在民主社會中生活所必須具備的能力。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容忍異端的文化

     
jim yeh on 十一月 6th, 2006

易經的管理哲學,應用在專案管理上是一件有意義的事,然而這樣的類化卻讓我覺得太表象化,總覺得分類不夠連貫,不太容易抓到專案管理的易經思維本質。

於是我試著重新歸納,先天八卦強調事物的對待觀點,是否能象徵專案管理的各知識領域呢?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專案管理的易經思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