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九月 18th, 2013

國會議長介入民進黨立法委員司法個案,遭國民黨撤銷黨藉處分,而喪失立委及國會議長資格。多數的人對這件事傾向同情王金平院長,責怪馬英九總統不該對他進行政治追殺,而不問立法院長關說司法個案的是非對錯。看起來人們似乎是可以容忍立法院長介入司法個案,卻覺得總統對立法院長關說的處置太粗糙草率,認為這是不擇手段的政治鬥爭。然而我們真的可以漠視司法關說對社會的影響嗎?也許在講求人情事故的台灣社會而言,關說似乎是很正常的。但如果你想要司法獨立、社會的公平正義能夠伸張,我們應該容忍司法關說嗎?這篇文章同人想以易理看司法關說。

看到政論節目有政治觀察者表示,關說只是闖紅燈的錯誤,馬總統不應該把這種小過錯當成殺人罪來處理,而不合乎比例原則。這句話聽來好像有一點道理,但卻忽略了司法關說的可怕,並不是關說內容的問題,而是在於關說會造成政治及法律風氣敗壞的結構和模式。當我們認為這次司法關說沒有關係,下次別人就會用盡一切關係再來司法關說,形成司法沒有關說的人吃虧的賽局,沒背景和關係的人就只好自認活該倒楣,這時候我們的司法將會變得萬刼不復。

有些人覺得司法關說並非緊要的問題,而是改善經濟、致力民生,為了不緊急重要的問題而大動干戈造成社會動盪不安,這樣是做是不值得的。但仔細想想,國會議長干預司法個案,如果我們漠視並且姑息它,那麼我們的行為和信念就會加強它的負面效應,而形成難以撼動的集體意識,而我們將會承受這集體意識的苦果,因為漠視而且縱容它的人是我們自己。司法關說讓司法沒有獨立,也會影響行政和立法的效能,因為人們不依法行事,而是講關係、走後門、或是秘室協商的政治分贓,反而對經濟及民生有結構性的不利影響。民生和經濟就會難以發展,可能不是政策不好,而是一直空轉內耗,而根本的原因很可能是無法打破政治人物介入司法關說的共犯結構

因此,如果我們只是把司法關說看成一個事件,而不是認清造成這個事件的結構,那麼我們就不能看穿問題的本質。我們要用智慧看清楚,事件發展至今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不是只是憑個人好惡去評斷誰對誰錯,而迷惑於表相受到誤導。《易經文言傳》告訴我們問題的惡化都是累積而來的,預防事情的惡化需要防微杜漸的智慧

坤道其順乎?承天而時行。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臣弒其君,子弒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由辨之不早辨也?

坤卦是順天而行的道理,如同四時遞遷的現象,季節的變換是漸變的。所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的意思是當秋意漸濃,氣候慢慢轉涼時,但還有自盛夏所殘留的陽氣存在;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則是指初春來臨時,氣候將要變暖時,但仍有寒冬殘存的陰氣存在。世間人事的轉變的趨勢也是一樣,事物的敗壞或轉機也是一點一滴慢慢的改變,只是人容易迷失於過去的成就及痛苦而不容易意識到事物的改變,往往在發現之後才措手不及。這告訴我們大改變是由小改變累積而來的,防微杜漸是防範於未然的重要啟示,否則發生像臣弒君,子弒父這麼離譜的事,這都是有它的原因,只是因為人們沒有及早覺知。

這樣看來,當國會議長涉入司法關說個案,我們應該容忍嗎?當然事情本來就沒有什麼應該不應該,但一旦我們容忍司法關說,無形之中,我們就讓司法、以及民主政治開始敗壞。眼下你也許看不到容忍司法關說有什麼嚴重的危害,但這些我們過去在民主政治所努力的成果,都可能在一夕之間化為烏有,只因為我們不在意有人毁憲亂政。不要說這事情不會發生,離我們很近的國家-菲律賓的殷鑑不遠

這次國會議長涉入關說司法個案,從一般社會大眾的反應來看,我們對司法關說的問題並沒有早辨,因此本來就是相當難辦!坤卦上六所說的「龍戰于野,其血玄黃」,《文言傳》曰:

陰疑於陽,必戰,為其嫌於陽也,故稱龍焉。猶未離其類也,故稱血焉。夫玄黃者,天地之雜也,天玄而地黃。

體會這一段話,可以理解馬總統以黨紀處分王院長的司法關說,並非是手法粗糙、手段激烈,而是事物發展的自然之理。王輔嗣注:「辯(辨)之不早,疑盛乃動,故必戰。為其嫌於非陽而戰,猶未失其陰類,為陽所滅,猶與陽戰而相傷,故稱血。」,孔氏正義:「此一節明上六爻辭。陰疑於陽必戰者,陰盛為陽所疑,陽乃發動,欲除去此隆,陰既強盛,不肯退避,故必戰也。」

當陰氣強盛,自以為是龍但其實不脫陰的本體,必然會走向交戰的局面,當然結果是兩敗俱傷。但這也讓我們看到,王金平院長的柔軟身段,可能也只是不願屈服的手段。因為他的行為和他宣稱真的忠黨愛國並願意服從黨主席領導是背道而馳的,不肯面對外界的質疑說明關說疑雲,反而以迂迴的說法避重就清。當國民黨撤銷其黨藉後,他說馬江為他「逆增上緣」,但我們看到他不是「寵辱無驚,去留無意」,而是表現他對權位的戀棧。

當然,從易理可以看到馬總統的處理真的有改善的空間,《文言傳》乾卦九五曰:

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
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于人乎,況于鬼神乎?

很顯然,我們看到馬總統太急著對王金平司法關說事件採取行動,當然這是為了宣示維護憲政體制大事大非的決心,但採取行動的時機卻一再地受到有心人士的操弄而受到扭曲及誤解。馬英九總統進退失據的行動正是因為亢龍有悔,錯認人們會認同他的行為正當性,卻在採取行動的時候不留半分餘地,結果反而讓大多數的人同情王金平院長的處境,並且使得法院假處分裁定失利。《文言傳》說:

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其唯聖人乎!
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聖人乎!

還好馬總統從失利的局面開始修正路線,而且並未棄守該堅持的原則,局勢慢慢變成潛龍勿用而待機而動。這時見縫插針的民進黨卻以為是逼迫政府及執政黨屈服的好機會,不惜以癱瘓國會議事為代價,這也是亢龍有悔,我們可以預見他們將是這場維護憲政體制大是大非戰役的最大輸家。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