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四月 8th, 2012

人身為萬物之靈,擁有自由意志可以讓我們不全然依照本能反應來行為,然而,雖然我們經常認為自己的某些行為是決定於我們的自主意識,但實際上可能是自我受到來自無意識情結的衝擊,而產生在某種情境「聚合」下無法自我控制的行為模式。在這種情況下,自我的投射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它讓意識體驗到「我」的更遼闊的面向。不過當自我還沒有準備好面對「關於我的更大可能性」的多樣光景,就無法整合完整的我,也就難以體現生命的自主意識。

自我的投射經常會造就出極富戲劇性的命運,就跟上個月同人在里民旅遊活動「換遊覽車風波」所看到的情況一樣。

三月初同人和星媽帶著小星參加里民旅遊活動,它是宜蘭的一日遊。得這次的行程安排的很充實,天氣也在連日陰雨之後放晴,而且天氣並不太熱,我覺得這是一次非常愉快的旅遊經驗。可惜和我們搭乘同部遊覽車的鄰居有一位女子,同人看到她臉上的表情顯露出不悅,尤其看到同人和星媽更是擺一付臭臉給我們看。後來,聽說她要換遊覽車時更是驚動了同人一家人。

我們搭乘的那部遊覽車有播放伴唱帶供大家點唱歌曲,這在當初報名的時候就已經明文告知里民;如果想唱歌就搭我們坐的那部車,如果喜歡安靜不希望車上有人唱歌就應該搭另一部車。星媽幫小星點了許多兒歌,鼔勵她在車上表演她會唱的歌曲,同人也點唱了幾首歌,正當我們唱得很開心的時候。忽然車上領隊呼喚同人的姓名,問我是不是有跟里長反映因為車上有人唱歌怕吵,要求換到另一部車上去坐。當下同人覺得很莫明其妙,我明明唱歌唱得正愉快,怎麼會有人找我換到另一部車上坐?

同人向領隊表示這恐怕其中有誤會,領隊又叫了另一個名字,很不巧剛好是星媽的名字,這下讓人覺得更奇怪了。我們都沒有要求換座位,為什麼會問到我們是不是要換座位呢?這時候,坐在同人後面的女子才說是她有找里長說她們家三個座位,想要和另一部車上的位置互換。領隊說里長要她轉達,另一部車沒有足夠的座位,所以沒有辦法讓她們全家換到另一部車上坐。後來女子的父母說沒關係,於是到達下一個景點之前,女子都還是坐在這部她覺得很吵的遊覽車上。

在領隊回到她座位之後,小星問怎麼回事,星媽說:「好奇怪,明明是自己要換遊覽車,就報上自己的名字就好了,怎麼會扯到別人的名字」她在這些話刻意說的很大聲,那位女子默不作聲,可想而知,她心裡一定是更不舒服。到下一個景點時,領隊和幹事跑來跟我們說對不起,因為里長只說是有人說要換遊覽車,只知道年紀很輕,而全車看起來我們最年輕,所以才會問是不是我們想換遊覽車。老婆說沒有關係,她表示我們玩得很高興呀,完全不會覺得吵。領隊說那就放開心胸,出來玩就是放鬆心情。

後來女子還是一個人換到另一部遊覽車上了,她和里長的位置互相交換。有趣的是,女子的小姪女在姑姑不坐在同一部車的時候,才能和我們家小星一起玩,似乎她的爺爺奶奶也希望小星可以跟她一齊玩。星媽體貼地讓兩個人坐在一起,兩個人一起畫畫玩得很快樂。

同人從「換遊覽車風波」看到自我投射的戲劇性,我相信女子一定認為從頭到尾她的不快樂是因為她很倒楣,在車上碰到令她討厭的同人一家人,她只是想逃避不願面對的人,卻搞得自己更加難堪。其實看在同人的眼裡,我會認為她當天完全是受制於她的陰影,她沒有辦法面對自我投射而整合更成熟的自我,她的生命永遠沒有辦法活出自己的自由意志。

當然,女子對同人一家的討厭是因為以前租房子發生的糾紛。我們曾經跟她的爸媽租過房子,在我們去年七月退租之前,我們和房東的女兒的相處很融洽。房東太太曾經問星媽可不可以幫她女兒介紹男朋友,因為她的學歷很高,卻一直找不到對象讓人擔心。我們也曾想介紹不錯的對象給她,但從退租糾紛發生之後,同人和星媽才慢慢領教到她的傲慢與狹隘,其實很多事情的問題都是出在她自己身上。

同人和房東女兒糾紛簡單扼要地說,努力了七、八年,我們終於在內湖買到了自己的房子。那時候,房東夫婦人在國外。星媽向房東女兒表示我們需要提前解約,但有人透過仲介希望租我們目前租的這間房子,房東女兒表示感謝並提到不用加收提前解約的一個月房租。

然而,當我們搬完家要和房東女兒點交房屋結束租約時,卻發現她延後點交房屋的時間。而點交過程也對我們要求苛刻,在內湖租了七、八年的房子,我們從來沒有碰到房東這麼挑剔,星媽和房東女兒有一些小小的意見爭執,讓我覺得早知道在搬進來之前就應該照相存證。雖然如此,我們還是盡可能的完成她的要求。

不過,完成她的要求之後,同人卻打了兩天電話才聯絡到她人。也許是同人打電話聯絡不到他時,我留言「要約他再次點交房子,這是第幾次需要她回覆而卻未回覆」的留言激怒了她。當聯絡到她的時候她要我繳清水、電、瓦斯費的單據放在信箱中,這和我們當初講好我處理電費和瓦斯費,她處理水費的約定不同,但我還是按照她的要求處理好了。然後她發簡訊說要我用簡訊把帳號傳給她,她會把一個月的房租押金退給我。

我用簡訊問她知不知道租約的押金是兩個月,她卻回簡訊說白紙黑字寫得很清楚,不容我抵賴。我再回簡訊說我只想確認她清不清楚簽約時我們付了兩個月的押金,她用這麼情緒性的回應,是無助於彼此的溝通。最後她才回簡訊說是因為第幾條第幾款,也就是提前解約我們要多付一個月的房租。看到她的回覆,我不再跟她爭論,我正好樂於看她自打嘴巴,我回應我的帳號,讓她退回一個月的房屋押金。

爾後有機會在路上看到房東女兒,我還是禮貎性地向她點頭,但她卻回敬以嫌惡的眼光。看到她的反應,我竊笑在心裡,看她的喜怒形於外,可以體會到她所處世界的狹隘。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你可以堅持你的理念,但當理念不同時,我們能不能尊重別人保有他自己的空間。房東的女兒認為她的世界是唯一的世界,這種世界不是錯誤,而是太狹隘了,生活在這種世界,可真是有無盡的痛苦呀!其實生活要快樂,請不要太完美

所以這也就是因為她的世界太沒有彈性了,簡單的一件事,落在她的身上就會上演出一段奇怪的劇情。這是因為心念所致,一旦心念習於抗拒你所抗拒的,抗拒的行為就會受到制約而無法改變,在這種情況下自我是沒有自由可言的,它只能隨著本能反應而隨波逐流。其實這一切都是無意識在冥冥之中的安排,祂用衝突讓自我意識到改變的契機,目的是讓自我體驗、洞察、分析然後接納更大可能性的自己。

因此,當自我投射體驗到陰影的存在時,我們需要的就是承認它的存在,否認它是無法讓它消失或離開的。慢慢地,同人學會了讓自我反其道而行,反而試著去面對陰影。前幾週,當同人看到房東夫婦要帶著孫女「回」美國時,他們的孫女看到小星時,她跟她奶奶說那是一齊去玩的姐姐。我看到她奶奶尷尬的笑容,反而刻意帶著小星跟小美國人說拜拜。讓同人覺得有意思的地方是房東太太的表情不像上次出去玩時候的自然,我想大概是我的主動打招呼出其不意吧?我體驗到我和陰影玩遊戲,自主意識就會讓生命變得更加寬闊。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