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一月 7th, 2008

資訊經濟時代,面對資訊的充斥與泛濫,我們應該如何消化它們並內化成為自己的知識或智慧呢?相信很多人都會同意,為了避免人云亦云、缺少自己的想法與定見,我們應該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尤其在民主社會中,要獲得真正的積極自由,必須免於對逃避自由[1]的依賴或屈從。但要如何才能做到呢?同人認為,要對「理所當然」存疑,觀察客觀事實,並問重要的問題,並用心地去探索解答,才能做到真正地獨立思考

最近,朋友從 MSN 傳來一些訊息詢問我的看法。她提到〈踢爆天下雜誌『超越貧窮線』封面唬爛故事〉及〈台灣經濟有多爛? 『笨蛋,問題在唬爛!!』Part I〉(並提到還有 Part II、III、Part IV 同系列四篇文章)讓她感到很震撼。她認為如果這兩篇文章寫的都是事實,那麼大部分的人民都被媒體給耍了,以為台灣真的很糟糕,就帶著台灣經濟不好的意識在過生活。

她自認不懂得去查證政治人物和媒體放的消息。雖然她知道政府有網站會放各類統計數據,但是從來不懂的讀表,不太確知數字背後的意義,也不會因為今天新聞放了什麼聳動標題,而有想去求證的動機。

她為自己及不懂的求証數據的民眾感到遺憾。尤其是學校老師們,他們最近的消息來源就是電視和報章雜誌,他們相信了上面的文章,就會把他們得到的訊息教給學生,就這樣一代誤一代。因此,她覺得如果在一般學校,如果有教人們如何讀各類與民生相關的統計表,人民就比較不容易牽著走了。

同人非常不願意在個人網誌中談政治,因為它總是牽涉個人的主觀意識、基本信念或立場,往往很難讓人理性地去思考問題。然而,從朋友的訊息中卻讓我有很深的感概,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是很難讓人逃離思想的洞穴的。

其實同人早已看過這兩篇文章了,我也曾在 funP 討論區[2]中曾提過我對「台灣經濟有多爛」系列文章的看法。至於另一篇文章,從我發現只要是媒體出現類似台灣經濟不好的報導時,就會讓這位作者跳出來糾正媒體的錯誤,這樣的舉動早就已讓我見怪不怪了。對於他所提的觀點,其實讓我很不以為然,我認為那幾篇文章只是他帶有特殊政治立場的偏見,只是在為當政者不願或不能改善台灣經濟找藉口罷了。

當然,在民主社會中,本來就會存在各種不同的聲音,即使彼此是相互矛盾的,都應該相互尊重各自的觀點。但很遺憾地,對於寫那幾篇文章的作者所提出的觀點,顯然與我們在身邊所觀察到的生活現象明顯不符,就算他對數字的質疑都是正確的,也因為他的政治立場而產生了數字的迷惘。因此讓我們很難不去對他所提的觀點存疑,否則我們就很容易被他所寫的文章觀點牽著走。

同人舉個例子來說明數字的迷惘,上週六我和家人到公園散步的時候,老婆才告訴我她前日聚會時所看到的台灣社會 M 型社會現象的實況。她的一個醫生朋友,單單每個月所花在小孩身上的學費,是我們家月總收入的三倍以上。而與會中,她的另一個從事社會服務工作的朋友也私下向她表示對台灣 M 型社會的感概,從她的朋友所碰到的案例來看,社會上得確存在著許多中低收入戶的小孩,在教育方面常常得不到足夠的資源而發生一些令人棘手的問題。

因此,會認為台灣貧富差距不存在、台灣經濟並沒有變差的人,其實他們不是不知民間疾苦不然就是刻意忽略現實。台灣經濟到底有沒有變差,這是從日常生活中就可以觀察得到的事實,大家心知肚明,不需要運用巧妙的數據解讀來欺騙自己。雖然數據可以幫助解釋真實現象,然而,基於不同的假設、研究方法,解讀出來的結果也常常會有迥然不同的結果,而且有很多情況下,數據是無法完全解讀真實的現象的

政治立場容易使人盲目與茫然,也很容易使人忽略事實,這也就是為什麼同人不願在個人網誌中談政治的原因。然而,在自由、民主社會中生活,我們卻不應喪失獨立思考的能力,否則這將創造一個只允許存在一種聲音的獨裁政體。許多人在談論台灣經濟的好壞或執政者施政的成效時,往往會忽略檢視存在立論背後的根本假設與信念,同時又不去質疑那些心自認為不容置疑的想法,當然更不會去反思自己所忽略的問題,諸如:

大家都跟我一樣認為經濟夠好了嗎?如果沒有,為什麼?執政者有花心思去彌補落差嗎?如果沒有,那又是為了什麼呢?

質疑與困惑才是達到融會貫通的途徑。只有在探究這些問題之後,我們才能真正看到問題的全貎,而不會因為個人的執著而產生對問題的迷思。

所以,同人認為能得懂數據或統計資料分析當然很好,但它並非解決問題真正的關鍵,更重要的是如何培養我們獨立思考的能力,才不會被一些似是而非的想法牽著走。否則,所謂的公正客觀,也只是特定立場的偏見而已。如果我們缺少獨立思考的分析能力,任意聽信別人告訴我們的真理,其實只是從一個極端跳到另一個極端而已,這是在民主社會中相當可怕的迷失呀。

Powered by ScribeFire.



附註  
  1. 依據弗洛姆在其所著的《逃避自由》提到,自由給人帶來了獨立,但又使人陷於孤獨、焦慮之中。擺在人面前的道路只有兩條:一是逃避自由的不堪忍受的負擔,重新去依賴、屈從他人;二是進一步去爭取建立在尊重個性、把人置於至高無上地位這一基礎上的積極自由。而據弗洛姆的觀察,在民主社會中,人們會因為他們對要為自己行為負責任會感到焦慮,而有逃避自由的傾向,甘願把主導權交出去,重新去依賴及屈從他人。而逃避自由分為三種行為機制來表現-集權主義反社會行為及自動從眾。[]
  2. 同人分別在 funP 討論區回應過兩篇相關討論,「台灣經濟有多爛? 『笨蛋,問題在唬爛!!』Part II」、「台灣經濟有多爛? 『笨蛋,問題在唬爛!!』Part III-1 對網友回應的說明」。[]
     

25 Responses to “獨立思考的能力”

  1. 撒旦 說道:

    獨立思考是要從小培養起的,不慢慢養成獨立思考的習慣,也不可能要求人們忽然就可以做到。然而台灣的教育最缺的就是這一塊,所以…(攤手)

  2. sonet.all 說道:

    這麼說不知道是否合乎邏輯??? 基本上;版上討論"獨立思考"這個詞;是用非常低的層次再看思考這件事,如果今天要談獨立思考,那麼新聞事件發展不應該牽涉在內,因為;思考一定會有價值取向而且沒有標準,根本沒有絕對的獨立思考這回事,本來思考就會有相依的的情感與認知,當我們只看到新聞標題,就開始思考,那麼事實的結果與思考後的結果會一致? 沒有牽涉事件本身的思考(獨立思考)他的意義何在? 所以思考最終會被很多外的訊息所主導;台灣經濟遭不糟,不是思考後的答案,很多事務牽涉感覺與認知,於是思考少了客觀(基本上;純粹思考應該就只是純脆的主觀?),那麼;獨立的思考代表的正是絕對的主觀,因為客觀需要參考外在事物的感官或經驗,如此一來思考不能獨立了,那麼;我們應要純粹主觀的獨立思考? 還是客觀的接受非獨立的思考?當你把那些自身感受 與新聞事件的背後 假設與信念,加入思考這件事,基本上思考這件事已不獨立,不是嗎?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 這句話的後面應該有一些省思,但不一定是獨立的省思,不是嗎?

  3. jim yeh 說道:

    獨立思考當然不會只得到某種立場的答案,而是要懂得去質疑理所當然。當我們聽到任何的說法,必須懂得去問問題,探索是不是有什麼東西被我們所忽略了,否則我們所認知的東西就是不完整或不完備的。

    所以,我這篇文章只是想表達對那幾篇文章的質疑,如果那位作者能就我提出的問題來討論,那是歡迎之至。但我並不想辯論台灣經濟糟不糟的問題,我已提出我的思考點,大家都有眼睛去看,可以用心去思考,有時候問題不見得要有標準的官方說法,但我們卻不能忘卻獨立思考問題的能力,尤其民主社會中這種能力更為更要。

    所以,合不合乎邏輯並不重要(合乎誰的邏輯?),重要的是我們是否針對現象去思考問題,然後得出一個MECE的觀點(互相補充,全無遺漏)。

  4. jim yeh 說道:

    Satans 說的沒錯,要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教育得確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使學生從日常生活中學習如何透過獨立思考來活用知識,而非只是吸收書本中的知識而已。但令人遺憾的是,以現今台灣教育現況來看,要完全做到這一點,似乎是相當困難的。

    雖然今日的學生擁有更廣泛的學習環境、得到更多的學習資源(當然也苦了家長)、可以接受更多元的學習刺激,但我們卻發現,與過去相比,學生們似乎少了一些抗壓性、耐挫折能力、以及自行解決問題的能力。

    同人無意在此探討教育問題,這個問題牽涉太廣,同時也很容易引發無謂的意識型態之爭。但我們卻應該正視現實,畢竟在民主社會的台灣,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很難讓我們可以獨立自主,而獲得名符其實的自由。然而,如果現今單憑學校教育沒辦法讓我們完全學習到如何獨立思考,那麼我們該從何開始學習獨立思考呢?

    獨立思考是為了讓我們從未知領域當中去探索我們所不知道的事物,並從中學習以增廣見聞。然而,如果我們總是堅信我們所知道的就是一切的真理,我們就很難會有額外的空間來包容不同的可能性,並促使我們形成具有創造性的觀點。

    因此同人認為,獨立思考應該從理解「自知者明,自勝者強」的道理開始做起,透過自我察覺,清楚自己有所不足,我們才能勇於超越自己,讓自己能夠更上一層樓。

    朋友看了我這篇文章,她很疑惑地問我,新時代的賽斯觀念不是要我們想好的嗎?那為什麼我們總是如此對台灣經濟悲觀呢?

    同人認為對事情抱持樂觀態度是好事,但忽略事實我認為並不是樂觀,而是無知!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問題在那裡?你就不可能改善問題,讓自己成長。在我看來,無法面對自己的矛盾現象其實只會讓自己一直執著下去,然後打壓異言者,這只是逃避的駝鳥心態呀。

    所以,自知者明,勝己者強,只有如實地面對自己,我們才能勇敢地從經驗與教訓中學到智慧,並進而成長,真正積極樂觀的行為其實是根源至獨立思考的能力呀。

  5. sonet.all 說道:

    如果獨立思考不會只得到某種立場的答案,那麼你應該就不會有質疑 立場同不同的問題?不是嗎? 畢竟;思考沒有sop , 思考沒有標準答案;所以我們沒辦法說; 對不起;你沒有在獨立思考事情歐!因言廢人 因人廢言;基本上都有50% 的盲點,如果以你的回文觀點來解讀,台灣的經濟好不好並沒有標準答案(或許好 或許不好,獨立思考所得到的答案不會每個都相同),因為這都是獨立思考的結果,所以辯與不辯;答案都在那邊不曾改變;不是嗎?那麼是非在哪? 這似乎有點矛盾? 獨立思考也得不到是非? 我們能這麼解讀嗎? 如果得不到對錯;那麼獨立思考的意義何在?

  6. jim yeh 說道:

    我覺得很有趣,每當談到邏輯問題時,似乎您就很習慣地跳出來想要與我辯論邏輯的觀點。就像那位作者一樣,只要媒體一出現什麼有關台灣經濟不好的報導,他就會跳出來想糾正錯誤。

    我很好奇,那位作者一在地堅持他所確認的東西,卻絲毫不去檢視他所未曾注意或刻意忽略的事實。為什麼會這樣呢?顯然他太確定他知道的東西了,卻無法看到別人所說的而他無法接受的事實。在我看來,對於那些事實而言,他所表現的行為只是無知而已,而背後的原因是在於無法化解矛盾。

    於是我終於了解,為什麼孟子會告訴公孫丑,告子的不得於言,勿求於心是未嘗知義了。因為這樣讓我們失去自我省思的重要機會,從別人的觀點去了解別人話語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找到我們所疏忽的地方而加以改進,而不是抽取我們想要的意義去駁倒對方的錯誤。

    因此,如果我們想要改變、成長,獨立思考就非常重要,當然,如果你只想要證明你是對的,別人是錯的,那獨立思考得確沒有意義,但很無奈地,改變與成長在你身上也不會發生,因為你壓根不認為你需要改變與成長,但別人怎麼看,就不是你可以控制的。

    要減少自己的無知,面對及處理矛盾,獨立思考很重要。這也是蘇格拉底教我們的哲學方法:智慧是從明白自己一無所知開始。當然,選擇不面對、逃避或辯駁也是一種選擇。但我會說:獨立思考對你可能沒有意義,但我認為它很重要。每個人需要的東西不一樣,各取所需吧。

  7. sonet.all 說道:

    您的觀點或許有誤;我是求教於您;這非辯論,即使是辯論也應與您文字裡透漏出些微的情緒波動無關,不是嗎?我打從心裡不相信真理越辯越明這種說法,尤其是真心接受你所謂的獨立思考這回事後,因為獨立思考後產生不一致的答案,到底是你辯贏會成為標準答案,還是我輸了必須承認真理是錯的?那麼辯論就沒…你覺得呢?,不懂文字並不代表沒有知識,不懂辯論不代表輸了真理,沒有標準答案沒有可行的共識只會流於空談,形而上的觀點對整個事件沒有正面積極的意義,只是爽了伶牙俐齒的勝利者,如果論斤論兩來看;我們常處於這種灰色的氣氛而不自知,面對程式;面對我們自己的工作;不也是如此

    獨立思考並沒有不對;我只是指出真的有獨立思考這回事嗎?這是一個問號;我把矛盾指出來,求教於您,希望從您那裏得到獨立思考的機會,而誠如您所言: 要減少自己的無知,面對及處理矛盾,獨立思考很重要。這也是蘇格拉底所教們的哲學方法

    那麼這個結果是獨立思考的結果,還是參酌蘇格拉底 的名言錄 後的答案? 這樣還被稱為獨立思考? 也許是…但前提是被檢視的人必須同時活在別人所定義的"思考"下;我再反問;這還被稱為獨立思考嗎? 那麼這是矛還是盾?

    這與台灣經濟無關 這與辯論邏輯無關,這不過是想反求諸己;問問看我能不能得到一個獨立思考的答案罷了,還是獨立思考後才知道原來我們是從別人的答案裡,看到與自己答案相同的迷思?沒有標準的東西,沒辦法量化的東西,我們只能用最低的標準來檢視自己,用最高的標準來約束別人,這種無底洞的思考;不恰如之前再說的思與學觀點嗎?我打問號的並不是你的回文,其實;我的問號的是,資質駑鈍的我究竟能夠在您的思辯下;得到多少啟發?

  8. jim yeh 說道:

    謝謝樓上的指教,我想我表達得夠明白了,應該沒有必要再畫蛇添足。對您的意見,我尊重您的看法,卻只想說:每個人需要的東西不一樣,各取所需吧。

  9. 撒旦 說道:

    獨立思考其實很簡單,就是「盡信書不如無書」這個意思。這真的不是什麼立場對錯的問題,而是你的思考是你自己的或是別人的問題,就這麼簡單。自認是求教而不是辯駁的這位施主,不知道還有什麼疑問是我可以試著幫忙的嗎?

  10. [...] 依據同人多年的占星解盤經驗與體會來說,專業的占星解盤其實並不是單純的是非題或選擇題而已,而是申論題。要對主題有全然地了解,我們必須從問題的情境開始思考,從人事時地物各方面來找出與主題相關的問題,然後再從星盤中去找答案。如此,就比較會對主題有全面而完整的了解,這也是一種在占星解盤上的獨立思考。 [...]

  11. [...] 最近,有一位讀者對同人提出有關「獨立思考」的質疑,他懷疑並沒有獨立思考這回事,並提到了: 如果獨立思考不會只得到某種立場的答案,那麼你應該就不會有質疑立場同不同的問題?不是嗎?畢竟,思考沒有 sop、思考沒有標準答案,所以我們沒辦法說:對不起,你沒有在獨立思考事情歐!…沒有標準答案(或許好 或許不好,獨立思考所得到的答案不會每個都相同),因為這都是獨立思考的結果。所以辯與不辯,答案都在那邊不曾改變,不是嗎?那麼是非在哪?這似乎有點矛盾?獨立思考也得不到是非?我們能這麼解讀嗎?如果得不到對錯,那麼獨立思考的意義何在? [...]

  12. kk 說道:

    獨立思考如果建立在錯誤的認知,得到結果很難正確,M型社會是指中產階級為社會主流,轉變為富裕與貧窮兩個極端,你舉的例子可以顯示貧富差距拉大,和M型社會條件不符,台灣物價上漲較其他國家緩和,中產階級仍然是主流,這都是事實

  13. jim yeh 說道:

    什麼叫做正確的認知?所謂的正確的認知又架構在什麼前提之上?

    本篇文章不想辯論 M 型社會存不存在的問題,M 型社會只是老婆及她的朋友在傳達想法的用詞,我理解她要表達的意思,我知道她要說的是貧富拉大的事實,這沒有什麼錯誤認知的問題,除非有什麼特殊的前提。

    「須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須彌山王,於意云何?是身為大不?」須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說非身,是名大身。」(《金剛經》)

    溝通的目的是了解對方言談中的意思,何須著 M 型社會的相呢?對於我而言,我認為去糾正對方 M 型社會不存在的問題,一點意義都沒有,難道這樣認知就正確了嗎?

  14. [...] 同人仔細探究 Richbug 的批評,我發現他擷取了〈獨立思考的能力〉這篇文章的片段內容來說我在〈最棒的政策?〉的觀點是對人不對事,而且刻意混淆焦點,在他的文章中把 BillyPan 的文章標題改成了〈健保大赦是好政策〉。 [...]

  15. 可樂魔 說道:

    基本上數據只能反映部分的事實
    學過統計學的都知道(如果老師夠認真…你也學的夠認真的話)
    其實數據這種東西,是可以依據自己的主觀意識去操弄那個數據的…

    所以針對潘醫生那幾篇有關台灣經濟的文章,基本上那我無法認同
    因為至少,我實際生活的感覺和那份數據是有落差的…

    如同之前蘇貞昌院長說「數據顯示目前犯罪零成長」
    我是不知道他怎麼算出那份數據的
    但我家附近就聽說了一兩件搶劫案和數件機車偷竊案.
    如果我的目標是「數據上顯示零成長」
    那下面的人因為壓力,作數據出來有多難….
    或是
    在數據上顧左右而言它…
    例如
    如果潘醫生所說的是正確的
    那就是代表,其實台灣的資本家賺了更多的錢
    那民眾感覺越窮,就代表這些錢並沒有向民眾流動
    而是聚集在少數有財富的人手中

    就統計來說
    我認為他只能反應某種特定條件的趨勢
    但無法反應事實
    如果說「數據」能反映事實
    那要這些統計的條件夠客觀
    而實際的民眾觀感,也應該是條件之一才行

  16. jim yeh 說道:

    可樂魔兄提出了重點,所以我才想問潘醫生說:為什麼執政者沒有彌補數據與民眾觀感的落差呢?可惜我沒得到他的答案。

  17. 傑克 說道:

    主觀的感覺和客觀的數據是可以有落差的,
    落在normal distribution極端的1%的人,
    他的主觀感覺也是一種事實.
    只是主觀的感受也很容易被操弄,
    甚至有些人的政治立場就影響了他的訊息接收更不用說主觀感受,
    所以客觀數據還是有參考價值.

    "認定現在經濟很差"很有道德正當性,
    反駁這樣的認定就成了"不知民間疾苦不然就是刻意忽略現實";
    對尊夫人的感嘆,
    我也可以說"當年連戰花在他子女身上的教育費就是一般家庭全家收入的好幾倍,可見當時就有很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了."
    可是台灣一直以來在貧富差距的方面跟世界各國比起來是比較不利害的.
    (請見http://blog.huanglee.net/category/economics/這個網友整理了台灣跟一些國家歷年的經濟資料,
    我們可以看到台灣的經濟好壞其實跟國際的景氣變化有很大的關係,
    國民黨時代也是如此)
    用單一的例子擴大解釋並不公平.

    潘醫師援引的數據和我附上的blog的數據都是官方資料,
    在跟私人營利研究單位做出來的數據沒有明顯差別的情況下,
    要說被動過手腳,
    我想還需要更多的證明.

    "台灣經濟到底有沒有變差,這是從日常生活中就可以觀察得到的事實,大家心知肚明,不需要運用巧妙的數據解讀來欺騙自己"
    這樣的說法是不是比潘醫師舉出客觀數據來說明他感受到的"台灣經濟沒有像媒體說的那麼差"更有"立場",
    (甚至你從頭到尾沒有辦法提出客觀的東西反駁他)
    我想可以讓大家判斷.

  18. jim yeh 說道:

    沒錯,我老婆朋友的例子可能是極端值,但我老婆另一個朋友從事社會工作,以及我老婆在學校從事輔導工作所遇到因為家庭經濟問題,而使得學生沒辦法好好受教育的案例比以前多很多卻也是不爭的事實。難道這些都不夠客觀可以讓我們省思經濟影響受教育機會的嚴重情形嗎?潘醫生自己都承認經濟確實有變差,但那不是執政者的問題。因此我所要反駁的是難道經濟不好,執政者可以一天到晚跟人家比爛,然後一天到晚正事不做,卻在那裡浪費錢玩他的選舉,即使這樣我們還要說"這不是執政者的問題"嗎?這其實才是我真正要點出來反省的問題呀!

  19. 傑克 說道:

    社工和尊夫人的工作接觸到增多的經濟困難家庭,
    的確有可能代表生活困難的家庭增加,
    但也有可能是懂得出來求助的人增加了.
    要比感受的話,
    百貨公司週年慶業績屢創新高,
    你身邊應該也有很享受生活每年出國好幾次然後抱怨經濟不好政府害他存不了錢的人,
    這樣比是比不完的;
    你還是認為數據只是欺騙人的操弄?

    人民有經濟不好的感受,
    執政黨責無旁貸,
    甚至生活無虞的人也有權利要求更好的生活.
    但是我們想要經濟進步,
    不也應該要先找出問題出在哪?
    你說"執政者一天到晚跟人家比爛,然後一天到晚正事不做,卻在那裡浪費錢玩他的選舉",
    這就是你獨立思考後抓到的問題?

  20. jim yeh 說道:

    在本文中我從來沒有說潘醫師在數據操弄,我只說不同的假設,不同的解讀會使相同的數據得到不一樣的結果。樓上請您在指責別人前先搞清楚別人的意思。我想包括下一句話,你大概沒有仔細看吧:

    潘醫生自己都承認經濟確實有變差,但那不是執政者的問題。

    所以經濟好不好,爛不爛,這不用辯論。至於政府有沒有盡力拼經濟,還是一天到晚與別人比爛,人民在 1 月 12 日已經充分表達了聲音。

    至於您說的問題,我想您或許忽略了台灣經濟問題是要執政者去思考問題而不是人民,我們的問題則是看執政者是否盡心盡力在為拼經濟而努力。就像你不可能把一家企業經營績效不佳的問題推給全體股東,要他們想如何改善企業獲利,這種邏輯是很奇怪的。

    因為股東已經委託了企業經營者,如何改善經營績效是經營者的問題,股東只會在意經營者有沒有能力或是付出努力,如果做不好,就應該下台,而不是要股東自己想辦法。

    同樣的道理,人民根本不用擔心如何搞好經濟,他們只希望執政者能夠為他們搞好經濟,不然就換個有能力肯用心的人上台吧。

  21. [...] 但從人民生活感受及日常觀察,數據派的結論其實是很難令人信服的,誠如同人在〈獨立思考的能力〉中的看法: 台灣經濟到底有沒有變差,這是從日常生活中就可以觀察得到的事實,大家心知肚明,不需要運用巧妙的數據解讀來欺騙自己。雖然數據可以幫助解釋真實現象,然而,基於不同的假設、研究方法,解讀出來的結果也常常會有迥然不同的結果,而且有很多情況下,數據是無法完全解讀真實的現象的。 [...]

  22. 傑克 說道:

    你也不用抓到潘醫師跟你意見一致的一句話就贊成人家的意見,
    (潘醫師有解讀為什麼部分人民對經濟的感受和數據的呈現不一樣,
    那部份我到覺得蠻中肯的)
    其他就用"不同的假設,不同的解讀會使相同的數據得到不一樣的結果"帶過.
    你要不要說一下你對這些數據的"不同假設不同解讀"?

    你說"執政者浪費錢完他的選舉"是指什麼呢?

    甚至你說"人民在1/12用投票充分表達了聲音",
    比較一下上一次立委選舉民進黨的得票率,
    和國民黨一向比較能在這樣地方型的選舉獲勝,
    你用這個選舉的結果支持你的結論,
    是大有問題的.

    我同意任何執政者"做不好,就下台",
    執政者也應該用心搞好經濟,
    不過你對於人民"不用擔心如何搞好經濟",
    會不會太反智?
    民眾只需要知道股市大跌,
    不需要知道原來美股受到次級房貸風暴的影響帶動全球股市大跌?
    不需要知道政府做了什麼措施,
    而這些措施有什麼意義?
    甚至不用檢視想取代執政黨的在野黨有麼經濟政策?
    這些政策是不是更好?
    你真的贊成大家要獨立思考嗎?

  23. jim yeh 說道:

    相信只要對管理學有概念的人,都可以理解我論點的依據,因此對於樓上批評"反智",那其實只能代表你知識的程度及不懂尊重他人的態度,當然更聽不到別人要表達的重點。因此,我想我不用浪費時間辯駁吧!

  24. 傑克 說道:

    很遺憾你有不受尊重的感覺而不願回應,
    我就事論事沒有不尊重格主的意思.
    但仍爲帶給你不舒服的感受致歉.

  25. try ageless male 說道:

    Spectacular things totally, you recently got a fresh audience. What exactly would you advise with regards to the distribute which you built at times before? Any kind of selected?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